《股票操作学》附:张龄松研判股市基本方法

推荐人:张龄松、罗俊 来源: K线学院 时间: 2019-09-19 19:30 阅读:

  《股票操作学》附:张龄松研判股市基本方法

  前面两节写了一些有关研究股票的策略性问题,庄家篇是说明庄家应具备的条件及典型的炒作手法,让有志成为庄家者,有了一些原则性的提示,以作好心理准备;一般投资人可了解到庄家是何物?他们在搞什么鬼?则可有本事跟庄家玩“斗智”的游戏,不致被它一口吞噬。

  一般投资人大都凭感觉来买卖股票,虽然也有人自己作些基本与技术分析,但是也不过看看这家公司赚多少钱,可以配多少股息,同时看看线路图而已,并没有很认真地评估,也没有客观的评估方法。所以还是属于比较粗糙的研究,对股票的操作自然欠缺规划。但是,世界上没有一种良方可以准确预测股市及个别股市未来的发展,如果有些什么方法,跟本书内谈到的各种基本与技术分析一样,是属于参考性与佐证性的东西,最后的判断还是要以人为主。那么,我们可以不用方法来研究股市了吗?这也不尽然,因为如有较客观的方法,总比盲目的操作有利的多。犹如一位猎者,如不懂射击要领,就举枪向目标扣板机,除非瞎猫碰到死老鼠,否则是打不中猎物的。

  世上没有一个万全的方法,可以次次准确地预测股市涨跌,但是有很多方法可以帮助你预测股市,使你的预测准确率提高。有时并非你的方法错误,而是突发的情况所致,此乃非战之罪,不能责怪方法不对。不过有很多所谓的仙丹灵招,投资人要特别小心,不要轻信。当年台湾股市狂飘时,各种怪招都出现过,如有人大肆鼓吹紫微斗数,说是奇准无比,这不是科学研究股市趋势的方法,投资人应回避。

  笔者研究股市20多年,一直相信要用正确的方法来研析股市,这些方法都跟统计、数学、比较等法则有密切的关系。很多投资人都曾问笔者是否有独特的秘密招数,答案当然是否定的。不过笔者是一直在使用一种“评估方法”,对股市大势的趋向,及各上市公司股票,进行客观的分析。虽然股市具有“涨时过头、跌时过头”的习性,但是股市摆动的轴心,倒不如以笔者的方法予以测量,这个办法最大的优点,并不在于预测的准确率,而是能给予投资人比较清晰的股市及个别股趋势的景象。换言之,它能够大致地向投资人描绘出当时股市是否还有发展的空间?投资人此时介人是否合宜?以及对个别的股票给予客观的评分,是否仍有持有或追价的价值?有多少危险性,问题会在哪一方面?

  此次笔者在本书内将研究多年的方法,供投资人研究参考,不但希望投资人能在股市“避凶趋吉”,更希望投资人能建立正确的操作股票观念。这个方法分为“股市大势分析”及“个别股研判”两种。

  1.股市大势分析

  读者可以参考附表(表11—1),其实看起来很简单,几个大的指标性项目,并分别给予评分,但是问题在于如何给每一大项的指标评分。这好比炒菜,同样的材料,各人炒出来的菜味道不尽相同,有的好吃,有的难以下咽。在表11—i内的“基本分析”项目内的各项指标,本章第二节策略篇都讨论过,笔者在表内仅列大纲,每一个指标应可分为若干指标,分别给分,然后加起来,成为这一个单元的总评分。

  (1)评分方法:参考表11—1

张龄松研判股市基本方法

  基本分析:

  ①国内政治与社会:给分标准士15分,此项有倒扣分数,原因是万一发生极大之政治风暴,造成社会动荡不安,对股市的冲击必然很大,所以给予扣分的规定,扣多少分数则视政治风暴对社会冲击的程度而异。如前一阵子两岸局势严峻,就应给予扣分。但后来形势和缓,则不但不扣分,还可以加几分。如果国内政局非常稳定,主政者赢得众多之民心,政绩斐然,则在这一项中,应可给予12分或以上分数。不过一般而言,政府并没有什么特别之绩效,我们可以给60分,核算下来是15×60%=9分。1996年上半年台湾政局很不安定,“立法院”因政争而议事瘫痪,则应给予不及格的评分—50分,核算下来15×50%=7.5分。

  ②国内经济现况及展望:这一项可以参考的东西很多,在第二节策略篇内已讲了很多,包括:经济成长率、整体景气讯号、制造业景气、进出口统计、就业率、物价指数等。评分标准自0—30分。如经济情况一般,展望下年度也差不多,则给予60分,算是及格,核算下来30×60%=18分。如果经济情况非常之好,出口顺畅,贸易顺差,物价稳定,失业率很低,展望下年度的远景也很乐观,则我们可以为这一项打80—90分,若以85分核算,为30×85%=25.5分同样,我们以1996上半年台湾的经济情况予以评估,由于台湾内外政治不安定,劳工及环保意识高涨,工资水准已高,社会秩序恶化等因素,严重影响投资意愿,景气已出现衰退的讯号,贸易顺差也在快速缩小之中,政府势必要往下修正年度经济成长率目标。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只能给50分,是不及格中还算温和的情况,核算下来30×50%=15分。展望1997年若非有很大的突破,亦很难乐观,所以严格的给分,可能只有40分,换算下来30×40%=12分。

  我们将经营现况15分+未来展望12分,再除以2,就是这一项的分数。即(15+12)-2=13.5分。这项经济情况及其展望,是分析股市大势最重要的一环,虽然看起来题目很大,但是因为资料比较好收集,报纸上及专业杂志上,都可以看到各种报导与分析景气的文章,很多都出自专业人员或经济学者,可信度甚高。投资人平时只要按照本章第二节内容“如何收集及利用资讯”去做,是不难评分的。

  ③财税、金融、证券政策与措施:一般而言,这一部分对股市的涨跌影响不大,减点税,加点税,都不会起很大的作用。唯一有很大影响力的是“证券交易所得税”,及“开放外资”等政策性的东西。“证券交易所得税”是一种属于高度工业化国家的“高级税制”,因为唯有将全国人民的财、金、税等资料建成密不透风的档案,才能顺利地收到税,否则劳民伤财,惹了一身骚,结果却收不到什么税。台湾过去的历史就是一面镜子,只要是主张开征证券交易所得税的财政官员,大都没有好下场。内陆似乎也有意开征这项税赋,但因股市反应不佳,已暂时搁置,笔者希望主政者多多研究国外的情况,作为制订政策时的参考。

  这一项评分为士15,一般而言,政策上无重大错失,就以60分的标准给分,换算下来15×60%=9分。如有重大过失,像开征“证券交易所得税”等情势,则应倒扣15分。事实上这一项给分也不太困难,大众传播媒体上有很多资讯,参考价值很大。以1996年台湾的情形,这一方面可以给较高的分数,大幅度放宽外资来台是最重要的利多。笔者给80分,核算下来为15×80%=12分。

  ④国际政治:给分标准0—10分,这一项主要是指国家对外关系,及国际间是否发生重大足以对本地股市造成冲击的事件。就中国台湾而言,两岸及与美国的关系,是足以影响台湾股市的因素,投资人应多多阅读这一类的分析文章,以增进对此项问题的认识。这不但能帮助你认清今后股市的发展方向,并有助于理财及事业前途。我们为1996年台湾的国际政治打分数,只能给不及格50分,换算下来10×50%=5分。当然如果在台湾万一有可能发生战争情事,那不必评分投资人也知道该怎么办。

  ⑤国际经济:此项给分0—15分。就中国台湾而言,对外贸易是命脉所在,所以凡是前三名产品最大的外销地区,其经济之荣枯,必事关台湾经济的荣枯。此外,国际重要的物资价格大幅波动,对进口国的经济必然有影响,尤其是能源的价格。过去世界两次重大的能源危机,将原油价自2美元一桶,推到30多美元一桶,使整个世界都受到严重的打击。一般而言,如无重大事故发生,应给60分,即15×60%一9分。台湾在1996年的情况,最多也只能给这些了。对内陆而言,情况有别于台湾。内陆施行多年的宏观调控已渐放松,国际经、贸方面也没有重大不利的情况发生。中、美之间的关系,表面上似乎有点紧张,但实际却配合不错,贸易谈判等都能以“和”收场,因此内陆这一项的评分会高于台湾,以70分核算15×70%=10.5分。

  ⑥投资意愿:此项给分0—15分。投资意愿包括外资与国内的投资情形。一国经济要想持续发展,一定要不断地增加投资,开发新技术新产品,扩大生产规模,以降低成本。有了新的投资,国民就业容易,人人有工作,社会必然繁荣。如果投资意愿低落,犹如股价涨到某一程度上不去,就自然下落,这对经济发展最不利。投资意愿的低落更可以说明很多事情,包括经济景气低迷,投资报酬低,甚至无前途;同时非生产的成本大增,如劳工意识超级抬头,环保运动做的太过火,开工厂变成了噩运,政府效率太低,治安恶化,黑帮横行,投资没有保障。由此可了解“投资意愿”涵盖的范围极广,当然非常重要。同样以1996年上半年台湾的情况,投资意愿空前低落,资金大量出走,按理股市应受到很大的冲击,但因为政府政策上要促使股市回升,底下进行各种刺激动作。摩根士坦利决定在同年9月间,将台湾股市列入其新兴市场指数,在心理上获得极大的慰藉与鼓励,使台湾股市巨幅上升30写(1996年6月底止),如果扣除“摩”这项利多,纯以实际的投资意愿评分,笔者最多只能给50分,换算下来为15×50%—7.5分。

  ⑦其他:给分标准0—15,股市会受到一些突发的利多或利空因素的影响,而大幅度涨跌,这些因素可能是非经济因素,有些只是心理上的影响,如1996年6月,台湾股市受到了所谓摩根士坦利指数的影响,掀起一片涨风,股价指数回升30%。所以对这一类的情形,我们归纳于基本分析中的“其他”项目。这一项目的给分就没有客观的标准,只能凭经验来处理。以笔者的看法,“摩”的这项利多,应可在基本分析项下增加5—15分;但是随着股市之回升,应机动高调整此项分数,到7月初,台湾股价指数将近6500点,反弹幅度已太高,此项分数应全部取消。

  以上基本分析部分的分数,占总分数的百分比,视情势之不同作弹性调整,大约在50%—70%之间。如将股市分为三段,则低迷阶段,基本分析占70%,此阶段可调至60%,狂热阶段可调至50%或以下。这是笔者参考1985到1991年台湾股市一个超级大循环之后,所得出的结论。

  技术分析:

  ①股市人气与资金:给分标准0—50分。这一点对投资人而言是不难理解的。因为股价要上升,必须要有推动的能量,在技术分析的领域中是非常重要的一环。股市人气可以从统计上的“成交量、值”方面探讨,也可以直接到各证券公司去看看,如果人头攒动,挤得水泄不通,那就是人气太旺了,如果冷冷清清,那股市的温度也不难测了,不过这不能用在先进国家的股市,因为他们的证券公司没有给客户准备宽敞的交易厅。

  资金言面,可以从银行客户解除定存的多寡,来作为部分的参考。一般而言,房地产热,股市一定热。以台湾股市的情况,通常成交量超过新台币600亿,表示人气相当足。香港股市如超过80亿港币,表示人气很旺。此外,外资进入股市的情形,也是评定这一项的主要参考。

  以台湾1996年6月底股市情况,成交金额已经出现700亿以上的纪录,但是不能维持下去,平均不到500亿,人气尚可,但还不到“热”的程度。以台湾股市目前的规模,及其极投机的习性,平均每日成交金额应在600亿左右。所以若对1966年6月台湾股市评分,只能给70分,换算下来为50×70%=35分。如超过8000亿,就可以给85分了,换算下来为50×85%=42.5分。(此项需视当时股价指数高低而定)

  ②图形评判:给分标准0—50分。这一方面,投资人可以参考本书内的各项技术分析,作合适的判断。不过研判图形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否则大家都可以变成“神仙”了。最难的是预测“底”、“头”,及盘旋一阵子的三角形走势,最后是涨还是跌的探讨。记得在1978年,笔者初办证券周刊,每天都跟社内撰搞的同仁研究K线图。有一天大家对形成的三角形走势进行研究,不少同仁认为应该是上升三角形,上涨的可能性极大,笔者的看法有所不同,以当时股市的人气及实质经济条件为依据,认为近日内股市会反转下跌,请撰稿的同仁在落笔时,对大局持保留的态度,暂时不要推介股票。果不然,股市在第二天就开始下滑,最后以一段不小的跌幅来结束。事实上研究图形能有70%左右的准确性就非常了不起了。时下有些专家,大言不惭地在大众传播媒体上谈“线路”,一副斩钉截铁的样子,真令人为他们担心不已,万一发生错误就会害死人了。笔者撰此段稿时,台北股市当日股价指数为6497.83点,下跌62.58点,成交金额8百多亿。跟前3天的交易分析,是一种震荡型走势,如能突破,就可望更上一层楼,否则可能要暂时进入盘整。技术面人气尚可,60多点的跌幅也并不严重,但是股市的支柱—经济情势,却相当严峻,摩根士坦利的“魔力”,也是有限度的。如欠缺实质的支持,高档不易站稳。

  以上技术分析部分的分数,占总分数的百分比,跟前项的基本分析一样,需视情势之不同而弹性调整。大约在30%—60%之间。股市低迷时30写,复生阶段40%,狂热阶段则调整至60%或以上。

  (2)要注意本益比(市盈率):技术分析与基本分析是股市的“表”与“里”。看相的人常说“相”由心生,股市的涨跌是因为基本因素的变化而来;基本因素就是相学上的气心”。有的人看起来相貌堂堂、或俊男美女,但肚子里草包一个,完全虚有其表,中看不中用。股票市场也会出现类似的情况,技术分析方面都非常之好,完全多头阵势排列,但是股价跟公司实质相差太远,根本没有这种价值。这种情况或可暂时维持一段时间,但是拖不长,一旦回档就不可收拾,原因是虚有其表,里面没有东西。

  如何衡量这种情况呢?方法很多,基本分析中的各种财务分析中就有不少,但是最简单明了的还是“本益比”。本益比是用上市公司当时的股价,除以某一阶段(通常为一年)每股税后纯益所得的数字。

  但是本益比的计算方法就有好多种,有的人以预估的每股税后纯益来计算,有人以过去一年的每股税后纯益来计算,有人用前四季的每股税后纯益来计算。以上三种计算得出的“本益比”都不相同,问题就来了。

  笔者浅见,(A)在股价尚未除息之前,可以采用上年度的每股税后纯益来计算本益比。(B)在除息之后,除权之前,可采用前四季的每股税后纯益来计算本益比。(C)在除权之后,可采用预估全年度每股税后纯益来计算本益比。

  本益比的认同因各地而异。在香港对本益比的要求较严格,超过20倍本益比的股票就认为股价太高了,而低于12倍的股票,也不见得受香港投资人青睐。在台湾则刚好相反,一般人很少去研究本益比,一些高级知识分子也跟村妇一样,只找“黑马”,不问股价之高低,所以台湾股市中,本益比超过40倍的股票很多,一般大都超过20倍以上,鲜有10—12倍的股票,如果有而股价没上涨,则这家股票肯定有问题。香港汇丰银行是世界级的大银行,每年获利极丰,但是本益比不过12倍左右,如以香港的标准,台湾三商银的股价只应有34元左右,而该股截至1996年6月底时,用当年预估的税后纯益来计算,本益比高达56倍。以此标准,则香港汇丰银行股价应该在600港元以上,但同期该股的股价不到120元,相差5倍之多。由此也可以推论,台湾股价大约比香港贵3—5倍,这实在令人匪夷所思。

  但是我们曾经多次提到过的股市因地而异的特性,所以台湾与香港两地股市,对股价认同的标准有所不同,有其特殊的背景。香港因长期接受西方文化的熏陶,尤其是经济与金融领域,完全跟西方欧、美国家的体系接轨,在股票市场上所显示的重视本益比的特点,就是这个原因。基此,在台湾研究股票就要考虑台湾的特性,在订定合理的本益比标准时,必须将台湾投资人的习性放进去。笔者认为应分段来订定标准:

  ①盘旋探底阶段:本益比10—15倍,此时股市低迷,人气涣散,股票的本益比自然要低一些。记得在七十年代,及八十年代初期,台湾股市流行一分利的计算合理股价的标准。所谓一分利就是以“本利比”来衡量股票价位之高低。配1元股息的股票,股价10—15元为合理价位。将本利比换算为本益比(不保留盈余,只扣除法定公债等项目),则10—15倍的本利比,等于12—18倍的本益比。笔者认为以12为中心,则10—15倍为合理的本益比。

  ②初升段:15—25倍为合理的本益比。如超过25倍,每1倍扣总评分1分。如超过35倍,每1倍扣总评分1.2分。

  ③中升段:以25—35倍为合理的本益比。超过35倍的扣分标准,比照初升段办理。

  ①大多头市场末升段:以35—45倍为合理本益比。不过在这个阶段,气氛热列也紧张,股价随时会回档,所以在高价位操作股票,宜短不宜长,回档时亦应勇于壮士断腕,以免被长期套牢。

  以上本益比的评定,是以台湾股市的情况设定的,不适宜香港股市,但可以适用于大陆股市。

  这一段是看股市大势,所以这里的本益比是要看整个股市的本益比,即将各上市公司的本益比加起来再除以家数,所得到的是“平均本益比”。

  以台湾证券交易所编订的本益比,1996年4月31日那天平均本益比为:第一类股票26.47倍,第二类股票24.76倍。到同年6月最后一个交易日股价指数为6560.41,以股价指数上升的幅度为10%来推算,第一类股票平均本益比为29.11倍,第二类股票平均本益比为27.2倍,如果将台湾股市自4000点边上回升的这段行情当作初升段的话,则合理的本益比应在15—20倍之间,超过20倍,每一倍倒扣总评分1分。但是如此高的本益比是不适宜当作初升段的。如以本节合理的本益比标准衡量,股价指数在4600点时,本益比约为20倍,要降到15倍本益比,股价指数3400点附近。换言之,股市初升段的数约为3400—4600点之间,即本益比15—20倍。这个算法是概略计算,也是推算,是以整个股市为衡量基础,个别股的表现一定是不同的。

  将基本分析的分数跟技术分析的分数加起来,如果60—65分,表示大局仍属多头走势,但后市潜力有限,并应特别小心预防线路转坏,或基本因素有变化,因为差几分就会落人50大关,则股市就不太好做了。如果所得的分数在80分以上,则表示股市大有可为。不过分数的上下误差应给士5分。因此,只要55分以上,就算OK,读者可根据当时的情况,加上自己的“自由心证”,好比在菜中加点食盐、糖等类的高味品,当然加多了就走味了。

  台湾股市是没有理性、赌性却极坚强的股票市场,内陆的股票市场大致也脱不了这类个性,所以很理智的人是不易在此类股市中赚到钱,要想在股市赚大钱,甚至大发特发,非得有像优异赛车选手一样的性格—“胆大心细,技术高超”。但是仅胆大心细,或技术高超也不一定能获胜,即使获得胜利,也不易确保战果,两者一定要同时拥有,才可以洞察先机,获得胜利,并确保战果。投资人可以这八个字仔细推敲,并弹性运用笔者的方法来预测股市大势,则应可掌握80%的大势方向,为操作股票安排好行进的日程表。

  2.个别股分析

  操作股票最终的目的是在买卖中赚得差价。当然现代的金融市场有许多金融衍生的产品,就股市而言,就有赌指数涨跌的指数期权,但是再怎么变化多端,还是以买卖股票为本业。前段研判股市大势,是为操作个别股票,寻找合适的时机。好比准备开车到远方去旅游,能事先了解路况,途中的休息站有几处,什么地方可以进餐或休息,什么地方可加油及车辆维修;同时对要去旅游的那几天天气状况,也有一番具体的了解,则驾车行驶路上,心中非常踏实,不会有前途茫茫之感。

  研判大势的困难度要大于个别股票,原因是牵涉的面太广了。研究个别股就比较简单一些,但是由于很难取到完全真实可靠的资料,所以很难准确地侦测上市公司的健康情况,也就无法准确地预测跑百米要几秒钟了。虽然如此,我们还是可以根据所收集到的资料,用“数据十经验”来研判上市公司的体质。下面笔者研订的“个别股分析方法”,其中每一项都包含“数据十经验”,犹如法官虽然有法律条文可以依据,对罪犯进行审判,但是法律条文一样有弹性,无论是有罪,或无罪,判一年或判六个月可易课罚金,这里面给予法官很大的弹性,也就是法律上称的“自由心证”。所以读者不要对笔者研订的这两个测量股市的办法有所疑惑,认为怎么不像数学的方式“1十1=2”?因为世界上没有一个办法,像“1+1=2”那样,来分析股市。如果有人说他有,那这个人一定是骗子。

  股票市场学问太大了,它包含证券领域中的专门知识一经济、金融、会计、统计、工商管理等,这些是基本分析骨干,同时还要研修各种技术分析专门知识,如果能研习一些社会学就更有助对股市投资大众意见之分析,以上这些绝大多数均非“1+1=2”的东西,所以我们不可奢望有这种简单有效的方法,来成功地操作股票。

  (1)评分方法:以下就是笔者研订的“个别股分析方法”(请参考表11—2)

  基本分析:

  ①营业状况:这项资料可以从大众传播媒体证券专业报刊中获得。包括营业资料、资产负债表、损益表等,上市公司每月每季都会公告,专业证券报刊也会报导。从这些资料中,我们可以了解上市公司营业情况,并可以跟前一年度同期作比较。专业的证券报刊上也会对上市公司的营运有报导,投资人应剪辑起来,归档立案,以便查阅。一般而言,营业额增加应是好事情,但重要的是获利能力是否增加或减低,这才是该公司营业状况的表征。这一部分相当重要,是投资人买该公司股票的主要原因之一,我们给予0—20分的评分。如业绩平平,并无很大的增进,则给予60分的评分,换算下来20×60%=12分。如业绩比去年同期有15%以上的成长,则可给予70分,20×70%=14分。如业绩有30%以上的成长,则可给予80分,20×80%=16分。如超过40%的成长,可给予90分,20×90%=18分,甚至给予满分—20分。

  对于一些上年度,或上个季,原本盈利甚少,或者有亏损的公司,最近却已转亏为盈,或者盈利大增,则给分视该股价之高低,机动调高。如某一纺织公司去年生意不好,略有亏损,股价在低档排徊,成交量也少,快成了冷门股,若非大股东来暗中护盘,股价还要低很多,成交量会更少。如能知道近来该公司营运已有进展,经营不景气渐渐过去,则这可以是“潜力股”,我们对该股的“基本分析”项内,应予以大幅度的给分。仅“营业现况”内,就可以给80分以上,甚至达90分,换算下来为20×80%(90%)=16分(18分)。

  ②营运展望:这一项与前项营业现状有密切的关系,应予以合并研究,可以分别给分。营业展望的资料,一般是从专业证券报刊上获知,如果能设法在其同业那里取得一些资讯,就比较有深度。一般而言,上市公司都是报喜不报忧,除非有股权争夺情事发生,掌理公司的主流派就不会发表利多消息,相反地会发表利空消息。上市公司营运展望跟其行业景气关系密切,投资人应设法取得该业行业景气的分析,作为研究该上市公司未来经营前途的主要参考资料。事实上,如果投资人亲自到上市公司办公处所走一趟,就大致可以闻到一些讯息。经营好的公司厕所、办公室及走廊、员工办事的情形等,形成整个办公室的气氛,这个气氛可以告诉你,该公司的生意及经营管理上的效率。如果在中午到该公司附近的饭店内坐坐,可能会听到一些员工的谈话,这些谈话很可能是非常宝贵的资讯。投资人也可以从这些餐饮业从业人员中,打听一些该公司老板、经理阶层的动态,员工对他们的评论,及公司营运上的情形,有时从一句话中,可以透漏出非常重大的事情。

  另外如果有可能的话,到该公司工厂去了解情况。上市公司当然不会欢迎未经安排的参观,但安排好的参观,可以获知的东西有限,还不如从外面观察员工上下班,及货车进出的情况。而工厂员工中的消息是非常有用的资讯,生意好坏生产线上的各线员工最清楚。品质好坏也是他们最清楚,老板们是否重商誉,是否是奸商,他们最清楚。

  营运展望好的公司,股价必然有上升的条件,就可以得到70分以上的分数。营运展望跟营业现况一样重要,是构成公司经营绩效的骨干,因此在“个别股分析方法”中,给予0—20的分数。如公司营运尚可,每年获利率能保持在15%,即每股税后纯益在1.5元以上,可以给60—70分,就以70分换算下来为20×70%=14分。其余跟前项一样,如业绩成长超过40%,可以给90分以上的分数,换算下来为20×90%=18分,甚至可以给满分——20分。

  ③新技术、新产品、新投资:这一项给分0—10,这是对一般行业而订定的。如果有特殊的情形,如某电子公司新开发的产品,可以为公司带来很大的利益,甚至成为公司主流产品,则0—10的分数就不够了,可视其预估或已实现的绩效来提高,最高可提至0—20分。

  新技术、新产品与新投资,应是三位一体的事情,有了新技术,就必须有新的投资,利用新技术来开发新产品。这种发展是最好的情况,当然也会有新产品失败的事情,不过研究发展是企业注人生命的关键,我们仍然对肯花钱开发新产品的公司,给予高度的肯定。

  一般公司每年或隔几年,都会有扩展生产规模的计划,很多公司增资来扩厂,这也是应给予高度肯定的地方。企业体最怕太保守,不肯担负风险来谋求企业的成长。台湾股票上市公司中这类公司也有,如台火、农林、台凤等。所以数十年来都没有长进,空有很多资产没有好好开发利用。再如台湾水泥公司,在高雄市区内鼓山区工厂,早就知道一定不可经营下去,必须迁厂,庞大的土地资源如妥善开发,获利会极丰。但公司经营者以家族形态为之,父传子,子传孙的观念下,经营绩效无法提升,并坐失鼓山厂开发的良机,至今日还在纸上作业阶段,如早七、八年推出开发计划,应可获利600亿新台币以上。1996年6月下旬,台湾股市兴起了“摩根士丹利”效应,有人居然再以鼓山厂开发计划为由炒作,真令人绝倒。笔者8年前,就曾以鼓山厂迁厂利多,推介台泥,当时台泥股价在70元左右。最高曾涨逾300元,若非当年鸿源案,导致大量台泥股票卖出,则台泥在1989年时,股价可愈500元了。今天台泥业绩不彰,花莲厂还有贿赂案发生,鼓山厂开发失去时机,现在都市计划转严,而可开发之土地减少,同时台湾房地产景气又差,即使开发也不见得能很顺利……以上种种皆因经营者无能所致,使广大的股东损失惨重。

  又如内陆非常有名的“青岛啤酒厂”,当年股票上市时成为大热门抢手货,但经营者没有好好利用股票上市所获得的巨额资金,来扩充生产设备,大幅提高“青啤”的产量,扩大市场占有率,令人惋惜。像青啤不当地运用资金,台泥坐失获利良机,在这一项就得不到分数。

  ④大股东股权变动:几乎各国的证券法令都有规定,大股东股权变动一定要先申报或公告,以及买人股票超过某一比率,还要有公开向所有股东发出收购通知等。

  在台湾,董监事股权变动一定要公告,一般来说董监事本身名下的持股不会很多,只要全体董监事持股达到规定比率即可,所以董监事持股不会太多。如果董监事公告要减少多少股票,这就是有特别原因了。而减少持股肯定不会是好消息,因为如果公司营运正常,董监事是不会减少名下持股的,所以但凡有这种情事发生,是一个讯号,值得去探讨。台塑集团平时不炒作自己的股票,但是在很低迷的时候会酌量承接,如果涨得过高,则酌出股票。1996年6月台塑曾出售台化股票,这可能是因为台化近年业绩快速衰退的缘故。在所谓的摩根士丹利效应,台塑三实—台塑、南亚、台化,连袂上涨之时,一般投资人都没有去研究台化的内容,盲目跟进,台塑出售台化,就是一项强烈讯号,值得投资人认真参考。

  由此说明笔者为何将“大股东股权变动”列为个别股分析的一个项目了。如果大股东股权没有变动,则不予计分,如有减少则减分,有增加则加分。

  ⑤经营绩效、财务状况、转投资等:这一项计分士20,是有倒扣的。

  经营绩效:除了帐面上的盈收外,主要是指经营者的能力与品德。经营者不一定要有MBA头衔,也不一定是什么博士,而是真正全心为企业付出一切,有经营的能力,有道德操守。台湾的企业家中,能在这一方面得高分者,非台湾塑胶公司集团负责人王永庆先生莫属,虽然台塑集团仍然有不少所谓的“商人”气息,环保方面还是有很多地方有待加强,但是王先生的诚信,勇于负责,不要说一般所谓的“企业家”,就是台湾主政者李登辉先生,也远不能及。所以若对台塑公司作“个别股分析”,仅这一项就可以得高分。

  又如台湾股市上市公司大鲁阁纤维,在游象乾主持时期,公司营运正常,但后来炒股票的市场人士接手后,公司生意一落千丈,公司资产也不断减少,如今还有近3亿元的帐面亏损,这就是经营者的问题了。如对大鲁阁评分,这一项就有必要予以扣分。

  财务状况:这一项跟营运有密切的关系,包括自有资本率、净值、公积及盈余、每股盈利等;这是一家企业健康表,从这个表上就可以分析出该企业财力及营运能力。

  转投资:几乎每家上市公司都有转投资,有的是集团的母或子公司,有的是投资与公司有关的卫星工厂,抑或持有别家上市公司的股票,这里面就有很多学问了。上市公司不会主动透露这方面的事情,一些专门报刊会报导,投资人可从一鳞半爪中嗅到一些气息,再去多方探听分析。

  资产:每家公司都有资产,包括办公厅、厂房、土地、机器设备、专利、商标等等。其中以土地资产最有价值。即使是国有土地政策的中国内陆,若企业拥有地段好,发展潜力雄厚的土地,一样是非常值钱的资产,可以用土地投资,甚至兴建厂房、住宅等。在台湾只要有土地资源,股价就可以大炒特炒,一块土地可以炒个10年20年。所以土地资源对上市公司股价而言,是一项潜在的大利多,不可不予重视。香港的情况亦复如此。

  这一项有加分也有减分,加减两端达40分之多,比重很重。经营绩效差,财务情况不佳、转投资不但没获利,还赔钱,有待逐年冲销,资产也很贫乏,这种公司必须倒扣分数了。倒扣标准很难订,大致可分为:情况还不很严重,不致于动摇企业根本,则倒扣0—10分,如已经严重但尚在苦撑,则倒扣10—15分。再下去也不必倒扣了,该企业可能倒闭了。

  ⑥基金法人评估:得分标准为0—10分。基金内部或对客户们提出的分析报告,若推介那些股票,则给予6—8分。没有被推介或不是基金持有的股票,则不予给分。当然这要看基金本身的素质而定,不能一概而论。

  1996年6月间,台湾兴起了摩根士丹利热,原因是“摩”将台湾股市列入其新兴市场自由指数(EMF)内,并给予7.9%的高度评估。同时,该公司也公布78家被列为指数股的上市公司。被列人的上市公司当然是一个大利多,这也是6月台湾股市兴起的一段“摩氏”涨风。不过“摩”并非神,78家台湾指数股中,有的业绩不佳,靠卖地为本的股票,也有内争不断,黑道介人的公司,显示摩根士丹利的亚洲地区工作人员之素质,并非强到什么田地,也是凡人,经验不足,心态与操守方面也可能有检讨的余地。

  在1996年7月间,笔者返回台北,主持本书的修订工作,某次与台北一群证券精英的餐会上,应要求发表对台湾股市的看法。笔者特别以“摩氏”取样欠客观性,及“摩氏”炒股票手段欠光明性为题,谈了一些所谓的“摩根士丹利”效应。首先笔者认为“摩”之所以有此举动,是受到台湾执政者主动邀请所致,当然邀请必然有些条件,这从台湾证券管理委员会自6月起,就大幅放宽外人投资台湾股市的措施中,窥得一二。此外,从台湾的报纸上也看到一些上市公司争取列入“摩”指数股的消息,令人起鸡皮疙瘩,真是恶心之至。有这种上市公司,就有这种证券主管,有这种主管,也就有这种股票市场。业绩良好,资产雄厚,商誉很佳的台北区中小企业银行,未被人选;而内部不和,市场炒作甚烈,股权争斗不已,业绩走下坡的高雄企银,却被人选……,这些都令人怀疑大名鼎鼎的摩根士丹利公司的经营分析能力,及内部主持台湾股市研究者的学识与操守了。

  此外,笔者也将1993年香港股市那段“摩”效应的经过,简单说明(详情可参阅笔者在“编著者的话”),香港投资人被“摩”效应整过一次后,现在已经免疫了。台湾一向崇洋,台湾自己的资金那么多,还要想靠外资来推动股市。笔者警告在座的朋友,不要被“摩”反抢帽子。

  虽然如此,一个企业受到法人的重视是好事情,应给予高分,因为此乃影响股价的一项因素。

  ⑦市场庄家:给分标准士10。对于庄家的认识,读者可以自本章庄家篇中获得。事实上庄家不尽是坏人,如果庄家炒作得体,反而是股市的酵母菌,能活泼股市,制造阳刚之气,股市在庄家的领导之下,气氛会热烈,市场人气为之凝聚。但是大多数庄家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之徒,这也说明了一个大循环后,为何有那么多的庄家自不可一世,日日花天酒地,到销声匿迹的原因了。

  一种股票有庄家在炒,有好也有坏,要看投资人如何处理。笔者认为可以“与虎谋皮”,但老虎毕竟是老虎,会吃人的,所以庄家仍然是危险人物,股票有他们存在,坏处似大于好处。

  如果是操作方法好的庄家,是智慧型的庄家,我们可以对该股加点分数,可以给5—7分。若是声望不好之徒,则予以倒扣0—7分。

  ⑧其他:给分士15。这一项是指基本分析内没有的,但足以影响股价的因素。上市公司闹重大家务事,如新光集团、台凤集团等情事,则应对其股票予以倒扣分数之处置,新光还好,总算表面上己和了。台凤就太不像话了,还请了黑道来助拳,因此对新光扣0—8分之间,对台凤则要扣10分以上,甚至扣15分。

  此外,如公司被摩根士丹利的基金或法人列为指标股,就是大利多,这一项可跟⑥项合并研办。若在“摩”公布指标股之始,可给予5—12分之间的加分,但股价若上涨幅度已高,本益比超过25倍,就不能给分了。

  以上“基本分析”部分,占“个别股分析”中的比率,视情况之不同作弹性调整。跟“股市大势分析”一样,比率为40%—70%,同样,如股价低迷阶段,基本分析占70%,复生阶段可调至60写,狂热阶段可调降至50%或以下。但到了末段就是要特别小心,只能以小量的资金作短线进出,并需预设停损线,到某一价位不惜壮士断腕。

  技术分析:

  这一项对操作个别股相当重要,尤其是在投机气氛浓的股市,不过有些投资人只看“线”做股票,也似乎走火入魔了。个股技术分析包括两部分,一为股市大势,一为图形研判。

  ①股市大势:给分标准0—40,这就是前一段“股市大势分析”中的“技术分析”,如技术分析得分为80分,换算下来为40×80%一32分(请注意“股市大势技术分析”是包括股市资金与人气及图形研判)。

  股市大势对个别股的影响很大,容易随大势起伏。当然也有所谓的“逆势股”,但是逆大势而为,如“逆水行舟”,是要多付出很多精力。其次,逆大势而为,虽然本身是具有往上调升价位的条件,但是因市场冷清,投资人情绪也冷静,要想达到理想价位比较困难,更甭说要涨过头了。因此,操作股票最要注意的地方,就是千万不要逆势而为,否则不但吃力得不到好处,还会伤筋动骨。

  因此,在个别股技术分析的领域中,整个股市的走势是非常重要,也是笔者将股市大势(技术分析)给分0—40分的原因。

  ②图形研判:给分标准0—60分。投资人可以依据本书内所讨论的各种技术分析,对个别股的日k线图,进行客观的分析。图形外表并不难看出,问题在于如何研判其未来走势。如1996年3月下旬,台湾股市曾因两岸局势和缓而反弹,到6000点附近又回档整理,并且已出现大头模样,并眼看5500点都不易守,但就在紧要关头,新闻报导摩根士丹利将台湾股市列为新兴市场自由指数(EME)后,立即止跌回升,涨幅将近1千点,这1千点就是属于笔者在“股市大势分析”办法中,基本分析部分的“其他”项目。看线的朋友,可能会在那段头部已形成之际,将持股出脱,甚至放空,否则就会被轧到了。但是除非有基本因素上的突发事件,或者没有庄家恶性炒作,个别股的图形是比股价指数的图形容易研判。不过虽然比大势容易些,但若无相当功力,仍然很难抓到重心的。因为出现以下的情况时,图形研判是很难的,如:(A)盘旋整理时。(B)上下颇有波幅,但很难判断是往下探底,或者往上突破。(C)当气势如虹,股价连连出现长红之后,如何研判后市会有多大之涨幅。(D)连连长红之后,已出现数日之震荡,如何研判后市是震荡后再往上攀升,亦或震荡后回档整理。

  以笔者的浅见,研判图形之时,也要以股市大势,以个别股本质来作重要参考因素。老实说,研究技术分析,就是要在这个时候派上用场。

  个别股图形研判给分为60%,如大势不佳只有50分,则换算下来为,50×60%=30分,如果个别股的图形研判认为上涨的趋势很明显,给80分,则换算下来为60×80%=48分。

  将“股市大势”与“图形研判”的分数加起来,再按照个别股技术分析评分标准来换算,最后得出个别股技术分析部分的分数。将此分数跟基本分析部分得到的分数相加,就是这支股票的总分数。如超过60分,就表示可以做多,当然分数愈高表现未来上涨的空间愈大。也就是“潜力股”了。但是千万别忘记该股的“本益比”。在表n一2中,列有本益比标准。这是衡量当时股价高、低的工具。如果个别股分析的总分在60以上,但本益比却己超过本栏列的标准,表示股价已经充分反应其实质内容,往后或许会涨一些,但已经到了危险边缘,这个时候再进场做多,等于刀口抵血。

  关于本益比,在前一段“股市大势分析”内已谈很多,此地不再重复。请参考表11—2内本益比标准,来测量股价之高低。这里再次提醒读者,股票的技术分析是股票的“表”,基本分析是股票的“本”,“表”可以欺骗人的,但经不起考验。“本”才是一切,是不怕火来炼的。我们宁可失去一些机会,也不要轻易冒险从火中取栗。

  这节研判股市的基本方法,暂时介绍到此为止,笔者将继续研究,尽量修订,以使读者运用方便,准确性也可提高。不过方法归方法,成功与否还需视各位读友本身的性格、智慧及专业知识而定,所谓领悟,所谓茅塞顿开,都是事关成败的关键,笔者只能告诉投资人研究股市的方法,实际操作还需由投资人自己去打拼。俗语说“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就是这个道理。在此,笔者预祝各位读友,在股市均能获得理想的收获,并且能永保战果,为事业与家庭奠下幸福美满的基础。 (全书完)

你可能也喜欢这些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