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操作学》第十一章 第五节 只要证券市场在,庄家就在

推荐人:张龄松、罗俊 来源: K线学院 时间: 2019-09-19 19:23 阅读:

股票操作学》第十一章 股票操作策略

第五节 只要证券市场在,庄家就在

  庄家炒作股票,一定会对外发表,为何要选这只股票炒作的原因。现今知识开放,资讯交流迅速,庄家必须想出一般人很难去查到真相内容的利多因素,来加以扩大之。不过,除非取得上市公司大股东的谅解,或者谈妥了合作,否则庄家单方面的自夸,有时会遭遇到大股东的抵制。但是如果真有其事,庄家将上市公司的利多发掘出来,即使庄家将利多加以修饰、美化、夸大,也因为事出有因,就比较容易获得市场回响。换言之,如何言之有理,就要看庄家对间题研究的深度而定了。例如当年

  某庄家炒作中日股,可能是看到笔者主持的《证券行情杂志》的分析,抑或正巧他也找到了这条利多,很成功地炒作了一大段。中日股票初上市,主持人在花莲,对股市没有经验,对外宣导也不够,所以股票上市后,虽然起初也上升不少,但不久即又回跌到10元票面附近。《证券行情杂志》报导了该公司有块土地没有办理过重估,且一般业绩不错,本益比在十倍左右,股价相当偏低,应该有15元至18元的条件。因为当时台湾股市对上市公司土地资源非常重视,原因是当时台湾房地产价格已自低潮中,正在展开另一波的上涨趋势。“有土斯有财”是中国人的老观念。笔者记得中日公司约有五万坪土地,(因事隔多年,可能稍有出人)如予重估,则公司帐面上可增加巨额公积,重估后即可办理增资配股,配了股与股息之后,股价更偏低了。事实也如此,当时中日业绩平平,但是当年每股税后盈余应超过1元,加上预期的土地重估,则每股可配股配息2元左右,如此票面附近的股价就显得偏低了。庄家即以此利多,一口气将股价自10元边上,拉过20元大关,并且据说相当漂亮地出脱。

  不过多数时期,庄家计算的利金价值一定是极尽夸张之能。内人崇年就最怕某庄家来笔者办公室谈股票,她一见到这位庄家来到,头就开始痛,因为庄家又要大肆吹嘘他的股票利多消息了。明明只值10元的东西,庄家可以说成50元,而且还有他的计算方法。

  上市公司大股东最会利用不实夸张的利多来炒股票,如过去的“和信兴”、“新东”、“丸亿”、“新玻”等,这些公司现在已从台湾证券市场消失了,上市公司的老板也多无好的下场,因为这些公司骗了不少投资人的血汗钱,最后公司倒闭了事,伤阴德到了极点。有的公司宣称公司原料充沛,而且还是低价的。有的吹嘘公司已拟定一块土地开发计划,将来完成后,将为公司争取到XX亿元的好处。事实上所宣称的原料充沛,如将仓库中的原料开箱开袋,或者将表面一层原料移去,查看内层堆放的东西,往往可以发现箱(袋

  )内装的是杂物,搞不好是“花生壳”,“稻草”,不是棉花,也不是黄豆。

  现在已经消失的鸿通工业公司,当初申请上市时,笔者查到该公司根本是一家空壳公司,主持人品行恶劣,勾结了证券主管单位,企图藉股票上市,大捞一笔后倒闭了事。某日,在台湾证券交易所即将要通过上市案的前夕,笔者去见当时的“经济部长”张光世先生,将内情告之,张部长立即吩咐秘书刘小姐,给证管会主任委员去电话,电话中,张部长指示余主任委员要注意该公司情况,仔细审查,因此拖延了这家公司上市达六个月以上,但是,最后还是在官商勾结下核准上市。上市不久真相逐渐外泄,该公司只有几台破旧不能运转的机器,所称拥有的高级窗帘布也是一笔糊涂帐。没多久财务问题暴露,公司倒闭了事。笔者那时才深深体会到贪官污吏的可怕。当时全台湾只有笔者主持的传播机构揭发鸿通的内幕,可见鸿通的主持人是如何神通广大!

  这处情况下仅号称吃人市场的台湾股市有,执证券市场牛耳的美国,最近居然也发生了类似的事情,并且严重性更甚。据美国的《今日美国日报》1996年6月7日报导:今年5月上旬,一家名不见经传的精密度测量器公司(COMPARATOR SYSTEMS)股价从美金6分,一口气暴涨将近2元,上涨率高达200倍,而且交易相当活络,有3天的时间,这家股票的成交量占美国电子股市系统的四分之一。在短短的3天疯狂交易中,股票价值从4千万美元,哄抬到10亿美元,这项创纪录的炙热交易进行3天后,才被美国主管当局下令停止交易,爆出其惊人的内幕。这是美国股市少见的上市公司导演的骗局,也是使美国证券主管单位蒙羞的丑闻。

  这家公司的厂房是一间租来的单间库房,员工29人,厂房中只有两名旧的指纹机,一些办公家具,十台电脑监看器,以及一盒“圣诞装饰”而已。该公司董事长罗伯·罗吉斯,在1980年入主精密公司,即以个人魅力和吹嘘来赢得员工的信任。但是该公司所产的指纹机业务毫无起色,债台高筑,经常用股票来代替薪水,而公司的员工也不时用股票来支付兽医、牙医和法律费用。有位牙医佛汉告诉调查人员说:“罗吉斯像泼水一样的到处洒股票。”但是罗吉斯发出规定股票在二、三年内不得转售,期满后还得要他同意才能出售。可是多年来罗吉斯一直拒绝让持有这类股票者出售股票。这种没有管制的人撒股票的结果,使精密公司上市的股票多达六亿股,而贵为世界电脑界巨人的IBM也不过只有5亿4千万股。

  这位罗吉斯骗术高明,靠其三寸不烂之舌,到处骗钱来维持公司和自己的生活。上钩者各种人物都有,有来自沙特阿拉伯和马来西亚的的投资人,一位美国很受人敬重的天文学家,甚至各国的皇室成员。一位前南斯拉夫王室的卡拉裘吉维茨王子被骗走数十万美元,激愤绝望之余,跑到该公司的工场自杀。受骗者高达8千多人,全部血本无归。

  精密公司股价如何炒起来的呢?其实手法一点也不新鲜,只是“借题发挥,骗死人不偿命”而已。但是居然能让那么多的投资人上当。这位大骗子到处放出该公司获得一项空前的大利多。今年二月间告诉投资者,说是该公司的巴黎商展推的“新型指纹机”极获好评,但却是用偷了一位苏格兰发明家的一部所谓新一代指纹辨别器来鱼目混珠。其后,国际电脑网络和其他的一些连线服务,即盛传一项无来源的传言,说是精密公司即将获得大笔生意,可能是跟国际万士达信用卡(MASTER CARD)来合作,因而使股价开始大幅上升。

  罗吉斯在股价起飞后,更推波助澜,正式发布新闻,说是该公司这项新产品未来的用途,不但可以认可信用卡,还有以来确保产妇和婴儿不会弄错;同时该公司正在跟若干国家政府磋商合作之中,使该公司股价立即陷放疯狂。而一家电视台居然在股票大飘升中猜测,全世界闻名的AT&T公司有意收购精密(笔者认为可能也是罗氏杰作),简直火上加油。美国股市是没有涨、跌上下限的规定。理论上股价可以从1角涨到1千元,甚至更多,当然也可以从1千元跌到1分钱。但是美国的证券管理法令中,定有对特别异常交易的股票,予以暂停交易的处分。可是主管单位没有适时察明,让精密股票一连三天创纪录地大涨大成交。最后因为《今日美国日报》适时报导精密公司财务情况极为脆弱,以及根本无法推出有市场价值产品的消息,美国证券管理当局才在5月9日下令停止精密股票的交易,但是已经太迟了,太多的人被套了,且注定手中持股一毛也不值。

  这件美国股市丑闻,就是庄家利用虚假的事情,或者将小事吹成超级大事的手法,来达到诱骗投资人上当的目的。不过这位罗吉斯先生其胆量的的确确敢“勒马走悬崖”,而且足智多谋,姑不论其犯法的事实,仅就其利用这种原则来炒股票手法,招招精彩,招与招之间都是一气呵成,高明至极。台湾股市的庄家跟罗先生一比,就是小巫了。不过台湾的庄家在十几年前也有人搞过这手,就是前述的鸿通工业公司案。当笔者主持的证券周刊揭发鸿通公司内幕时,受到很大的压力,但我们不屈不挠,报导到底,可能因为我们的报导,该公司主持人用尽各种手法,股价也无法上升,最后倒闭了事。但是鸿通的股票已经撤出去了,手上有股票的人,只能将此股当成纪念品,或者拿来糊墙壁。

  庄家炒作股票的手法五花八门,无奇不有。记得大约在1972年,笔者初进人台湾股票市场,担任台湾《新生报》证券新闻记者。有一天,我在台北市衡阳路某证券公司内看行情,那时台湾证券交易所还在用人工撮合的方式交易,证券公司驻交易所交易厅的场内人员,透过电话将各股行情报回证券公司,证券公司一面用扩大器将场内人员口报行情转播出来,供客户听,也供担任写黑板行情的小姐,随时涂写行情。突然有位戴眼镜身体稍胖,年纪不过30多岁的男士,从里面(后来才晓得是小型的大户室)走出来,站在黑板面前,大吼一声“进台泥10万股!”笔者被吓一跳,以为来了个神经病。后来旁边的一位年纪稍长的股友告诉笔者,这位老兄常玩这个把戏,这家证券公司内的股友都认识他,是位市场上小有名气的庄家,他经常用这招来吸引他人跟进。那时是笔者第一次亲视眼看到所谓的庄家及其行为。有一天笔者也进内室,只这位老兄双手各执一具电话听筒,对左边的听筒大声说“国华什么价?进XX股”接著对右边的听筒小声说“国华什么价……卖XX股”。笔者一看简直傻眼了,怎么有人一面买一面卖呢?立即笔者了解他是在炒行情,这是犯法的行为,而且他的卖比买的多,也是诱人上当的举动,所以笔者很不高兴的脸色立即露出来,事后笔者把看法告诉公司某位主管。第二天上午笔者再去这家证券公司,进到内室,又看见他在搞股票,一下买,一下卖。收盘后,这位庄家拉着笔者说:“张大记者,这是做买卖,有时调节调节,我看好行情,不会卖空的。”今天这位庄家已经成为规模不小的一家证券公司老板,据说还是在大进大出股票,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呀!

  还有一件真实的事,某证券公司负责人兼营丙种生意(那时家家证券商都暗地做这个买卖),自己也在炒某种股票。可能行情拉高不易,想利轧空来推行情,或者想做两面生意。他拉了澎湖来的年青股友到他那里做股票。这位年青人不知何故,对行情不看好,有人说是这位业内煽动诱导的,也有人说这个人很怪,一进股票市场就做空头。反正是由这位业内庄家,把自己炒作的那种股票,借给这位年青人抛空。可是抛来抛去,股价不跌反涨,大约拖了半年,这位年青人从澎湖家中带来的五、六百万元赔个精光(当时可以买好几户公寓)。某日股市收盘后,这位年青人愈想愈气,就在该业内办公室中,用头猛撞墙壁,若非该业内拉的快,准保出人命。笔者会曾亲眼看到墙上的血迹。这位庄家心之黑,完全符合石大将军的“四要八如”中的“心黑如漆”!

  结论:

  只要是证券市场,就会有庄家存在。庄家的行为是触犯证券法令,甚至刑法的,但是往往庄家与大户之间很难区分清楚。大量持续买进,或者大量持续卖出,可以认为其有影响行情之意图。你说他犯法,他说怕买不到,所以非常着急,大笔地连续买进;他认为行情垮下来,怕卖不掉而不计成本地卖出。证券主管或监察机构往往人手不足,不但无法做到防范于未然,也无法做到将正在犯法中的庄家,一一搜到证据,移送法办。而庄家有股票在手,有炒作的动机与本领,他可以充分运用此工具,来结交权贵,以求防身。台湾一些超级大庄家,平时养的大批中央或地方级民意代表,经常为庄家护航,庄家一旦有事,就挺身出面护驾,万一不行还可以请黑道朋友出面解决。另一方面,一般市场投资人莫不希望从庄家那里得到一些炒作消息,可以搭轿赚钱。一旦买进了庄家的股票,则庄家犹如一架飞机的驾驶员,股友是乘客,谁对驾驶员有害,就是对广大多头有害。在台湾股市,庄家拥有很多群众,因为一般投资人都希望股票上涨,而庄家拉抬股票的行为,大家都容易看到,庄家偷卖股票,一般投资人很难察觉,因此庄家很容易讨投资人的欢心。绝大多数的投资人是以做多头为主,庄家拉股票,甲股上涨,乙股也有机会水涨船高,如没有庄家从中搅和,股市岂不成一滩死水?所以多头们大都对庄家恶感较少。而一些所谓的投资人的团体,更容易被庄家所渗透与控制。在传播界方面,笔者本身就有20多年工作经验,了解至为清楚,记者或专栏作者必须要与庄家打交道,以获取消息,其中难免故意或无意做了庄家的传声工具,利之所趋,一般人很难抗拒的。执法认真的先进国家,也无法杜绝庄家,连美国那样有权的证管会,也一样难保美国股市没有违法的事情。

  在这里笔者要对庄家或有志为庄家的朋友提出“盗亦有道”这四个字,作为阁下在炒作过程中,时常放在心中的金言。虽然前面说过要做一个成功的庄家要具备“二要一如”,但是做起来还是可以有若干弹性的。无论做那种庄家,最终的目的是为了赚钱,或者为了满足“成就感”,但是如能做一位“儒将型”的庄家,可以获得“有利、有名、有成就感”。

  庄家犹如军队中的“长官”,班长、排长、连长、营长、旅长、师长……总司令。有的庄家从基层起家,也就是从班长干起;有的庄家拥有雄厚的资金与人望,可从师长做起。在迈向成功的路途中,数以百计的连排长一起出发,经过大小战后,最后能成为将军者,大约只有一、两位而已,其他不是阵亡,就是重伤后退出军旅。换言之,“庄家”的伤亡率是很高的。从整个股市的伤亡率而言,一般投资人伤亡率并不大,估计约在20%一30%左右,所谓伤亡是指赔光了钱离开市场。而庄家的伤亡率就很高了,以笔者视察,10位庄家经过一个循环,即自多头市场到空头市场,短则1年,长则3—5年,大约有8个人会消失,伤亡率达80%。其他国家笔者没有去实地了解,仅就台湾股票市场,80%的伤亡率只高不低。庄家的伤亡系指庄家炒作股票失败,倾家荡产,或抢款逃亡,或沦为市场一个小户,甚至为另一庄家找工。在1920年到1948之间,上海股市时常可以看到,有人前一日风光地在百乐门舞厅左拥右抱,过着纸醉金迷生活,第二天下午却跳楼自杀的情景。所以要想下海当庄家,就要事前很客观地评估自己的性格是否合适,有没有具备操作股市的基本能力,是否能有基本分析与技术分析的能力;本身是否有较充沛的资金或人际关系。最重要的一点,要事先定自己最坏的情况之底线,绝不可以像已经迷失心智赌徒一样,输了还要赌,本钱赌光了再借高利贷来赌。应该要为自己与家庭预留底线。更不能做“万年庄家”,手风如不对就推庄而起身,上个厕所,抽根烟,在旁观察或者干脆过几天再来、最好的方式是少做庄,做一个游离的大客户,哪门顺押哪门,情势好,手气顺的时候,偶然客串做几庄。

  虽然前面说过庄家的心要黑,但是黑心的结果是会危及自己的健康,也易为自己带来灾祸。所谓“盗亦有道”,炒做的手法,应适可而止,因为不择手段的炒作,即使赚到了大把的钱,也容易为自己带来了恶运,甚至赔了宝贵的生命。如台北过去有位很有名的庄家,也是台湾一家很大的证券公司老板,因其为人毫无人性可言,眼中只有钱,是心黑手辣之徒,是证券界的龙头老大,财产之多就更不必说了。但是年纪轻轻,不过40来岁,却得了不治之症,告别他的财产而去了。

  笔者并不迷信,但相信“恶有恶报,只是时候未到”,庄家炒作失败了,会连累千万人跟着受苦难,已经有伤阴德了。如果庄家用恶性手段炒作,欺骗投资人,令人倾家荡产,不但会招致想不到的大祸,也必定会祸延子孙的。这段“庄家篇”是作为一面镜子,让想当庄家的人、庄家、投资大众,看清楚镜子里面的东西,知已知彼,虽不见得百战百胜,但赢面必然比糊里糊涂要高很多的。投资大众不必痛恨庄家,因为如具备自卫的本事,不但可以防止庄家害到自己,且可以在庄家身上获得好处。“与虎谋皮”固然是危险的事,但是准备周全,熟知虎的习性,谋皮之事就好办多了,况且老虎皮是那么值钱!

  注:在1992年证管会对券商内部人员解禁,证券商内部人员可以用自己的名义在原券商开户买卖股票。但不能开立信用交易户,而且每月须由券商汇报交易所备查。

你可能也喜欢这些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