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以致富》第一章 资本主义在美国(7)一只看不见的手

推荐人:K线君 来源: K线学院 时间: 2017-11-27 00:04 阅读:

  史密斯认为,每个人自由追求向往的工作制度,会比由中央极权计划分配更有利,这种观念在今天来说是司空见惯的,但在当年,却被认为是异端邪说。他提出应由人民随心所欲地制造、销售物品,其他一切则交由市场机能去平衡,达到每人都有衣穿、有食物、有居所的境界,社会自然井井有条。试想,如果100个人中间有99个人决定要生产帽子,而只有一个人去种蔬菜,会演变成什么?这个国家将会充斥着供应过剩的帽子,却没有东西可吃。这时候市场中自然会出现一只“看不见的手”(Invisiblehand)来解决这种供需不均的状况,使市场机能不致瘫痪,确保生产蔬菜的人和生产帽子的人都达到均衡数量。

 

  当然,事实上并没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存在,那只是史密斯想象市场的需求与供给定律自然会让物品及服务达到均衡。举例来说,如果太多人生产帽子使得市场上充斥着过多的帽子,如此一来,制帽商只有降价以求。价格下跌会使利润降低,某些制帽厂商自会知难而退出市场,另寻利润较高的行业;同理,蔬菜种植商也会在市场运作下达到均衡的数量。

 

  一只看不见的手

 

  在真实世界中,事情并不见得如想像般的完美运作,但是史密斯所阐述的自由市场运作的基本架构,至今仍被市场奉为圭皋。任何时候市面上有新产品问市,譬如电脑,就会陆续出现越来越多的供应厂家,直到市场上电脑供应过剩,使售价下跌。其实这种商业竞争对你、我或其他消费者都是好事,因为竞争本身会刺激厂商去强化他们的产品,降低售价。这也是为什么每隔一段时间厂商都会推出新产品,而美观的新产品价格又比笨重的旧产品价格便宜的原因。如果没有竞争,则厂商将永远只会卖一些式样既老、功能又落后的产品,消费者根本得不着半点好处。

 

  从最小的泡泡糖到保龄球,这只看不见的手都会让市场中的供给与需求达到均衡,不需靠国王、议员或政府部门,来决定应该生产什么产品,该生产多少数量,该谁来生产?因为市场自会决定一切。

 

  亚当·史密斯也认为,不断追求发展是一个正面的推动力,绝不像那些宗教领袖或意见领袖,几世纪来竭尽所能去打压的负面价值。强调“自我喜好,(Self-interest)也不尽然完全是自私的德性,因为它能激励人们避开空想,踏实地将潜能发挥到极致,它也使人们创新发明、工作起劲,投入更多时间而仍乐此不疲,致力将经手的工作做到最完美的境界。如果聪明的人和愚笨的人所得报偿一样,成功者也不会受到特别奖励,那么聪明人为什么要竭尽心力发明创新、改善人类生活?而这样的结果,社会上将充满着最差劲的木匠、医师、律师、会计、银行家、秘书、教授、投手及外野手,那人们的生活将会变成什么情况呢?

 

  史密斯认为“积累定律”(lawofaccumulation)会使人类自我喜好的特性福惠更多的人,让我们的生活更好。也就是说,企业主因生意获利佳而扩展事业,因而需要雇用更多员工,如此将使更多人因有收人而改善生活,甚至有些人会去开创自己的事业,社会资源才能不断积累。与封建的农业社会不同的是,商品经济社会的特质是创造更多的机会,使有能力的人能因努力而改善生活;而封建的农业时代,少数大地主拥有土地且所有资产皆家族化,如果你出生贫穷的农家,将永无翻身机会,而你的世世代代也注定永远贫穷:,

 

  在史密斯提出“国富论”的同一世纪,许多思想家也试着找出其他领域中的一些定律,例如科学家发明的地心引力定律、行星运动定律,以及化学反应定律等。而人们也相信,在宇宙的规则中,如果有科学的行星运转定律、苹果从树上坠落而发明的地心引力定律,那么商业、政治及人类在不同情况下,也都应该有一定的规则。一旦找出计算公式,你将可根据金钱流动的流程,而预测将有多少回收。

 

  企业家前仆后继

 

  知道供给与需求法则或金钱流动法则是一回事,但要找到一个方法去实际执行又是另外一回事。于是经济学家不断地尝试,试着找出新的理论去减少一些现象对市场所造成的冲击,以达到单一平衡状态。

 

  根据记录,在美国殖民时代并不止一个百万富翁,麻州沙郎的伊莱亚斯·哈斯科特·德比(EliasHasherDerby),以拒绝做农奴买卖、专营航海经商的高超道德闻名,他在当时被认为是美国最有钱的人,如今他的房子由美国国家公园管理局管理并对外开放参观。而他的住处离存放大文豪纳森尼尔·霍桑(NathanielHawthorne)知名著作的“七盖博之家”(HomeofSevenGables)只有数百码之遥,这个事实给我们的启示是,文学和财务在学校教育里应该是同等重要的。

 

  再往南走数百英里,一个名叫罗伯特·奥利维(RobertOliver)的巴尔的摩商人,虽然也算有钱人,但是在美国革命前后,美国最有钱的人应该算是罗伯特·莫理斯(RobertMorris)。

 

  莫理斯组织一个企业联盟从事船只买卖,其船队往返于西印度群岛航行到欧洲及美国之间,将烟草及食物运到欧亚大陆,再将衣服及工业制品从欧亚大陆带回美国。同时,莫理斯也是提供独立革命时期军需品,如衣、裤、衬衫及军火等的秘密委员会主席,该公司系军需品的签约供应商。在殖民同盟法案下,莫理斯成为财务监察人,他对美国财务系统之父亚历山大·汉米尔顿(AlexanderHamilton)的第一个全国银行计划的支持不遗余力。

 

  莫理斯完全反驳杰弗逊所提出的农夫才是骨干并应享有投票权的论点,并认定只有像他这样优秀的人才,才有资格治理国家。就像许多专擅于借力使力的商人,莫理斯也是用向银行贷款的方式来建造他的商业王国,由于其最大的客户是军方,因此他也可说是大军火商的鼻祖。

 

  不过,莫理斯也像现代那些工于心计的商人,如唐纳德·特朗普(DonaldTrump)一样,过于膨胀个人的信用,更不幸的是,当时船运业萎靡不振,以致其财务王国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瓦解,最后宣布破产。

 

 

  在那个时代宣布破产可是非同小可,欠钱不还更是犯罪行为,因此莫理斯在费城债务监狱服刑三年,服刑期间乔治·华盛顿还曾往探监。尔后莫理斯在狱中拟了一个方案,提议废除因信用破产而入狱的刑罚。幸好他的努力福泽后人,否则在1990年美国监狱将人满为患,因为每年美国有80万人因为付不出贷款而被列为个人信用破产户,其中绝大部分是信用卡用户。

你可能也喜欢这些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