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路不归》第五十四章

推荐人:K线君 来源: K线学院 时间: 2017-11-24 22:18 阅读:
第五十四章
 
  看着人们灿烂的笑容,我实在不愿意再看到十几分钟后这些人的表现,我默默地走出营业部大厅,漫无目的地在马路上溜达。在一个立交桥下面,我看到有个收破烂的坐在那儿休息,我也走过去跟他坐在一起,他问我有什么废品要卖吗?我说没有什么废品,我感觉我自己就是个废品,他说:“你开玩笑了。”我说:“真的,你要不相信算了。你是那儿人?”他说:“苏北的,老家很苦没有钱赚,但是要交很多的费用,没办法就来城里收破烂了。”我问:“生意怎么样?”他说:“比在家的时候好的很多,每天能有30元的收入。”我说:“很好的生意啊,明天我也想搞这个,你看看行吗?”那个人看了我半天说:“你不是干这活的人。”我说:“为什么?我现在干的那个活还不如你这个踏实。”就这样我们胡乱聊了很久,我感到有点饿,我就说:“你吃过饭没有?我请你吃饭怎么样?你看我们聊了这么久。再说我确实想跟你了解一下这个行业是不是适合我。”那个人感觉有人向他求教感觉很好,一口答应一定会告诉我这个行业要注意什么。我说好:“你要是这样我今天就请你喝酒怎么样?”他说:“我不能到远处去,晚上人家都回家了我才有生意的。”我说:“噢,这样啊,那这样吧,咱们就到对面那家饭馆吧。”他说:“那个啊?!那里很贵的,你有钱吗?”我说:“不会太贵的,我有钱,再说我现在把钱花完明天就跟你一起干,也不愁没有钱啊,你说是不是?”他想了半天说:“也是。”我说:“你车子放在这儿没有事情吧?”他说:“没有什么事情的。”
 
  我和这个收破烂的一起走进那个写着“梅龙镇”在上海很有名气的餐馆,人们用异样的眼睛看着我们这两个奇怪的人,门迎小姐跑过来说:“先生您请!”但是她拦住那个收破烂的说:“我们这儿没有什么要卖的,你不能进去。”我说:“他跟我是一起的,让他进来。”小姐说:“他是…?您…!”我看到小姑娘满脸的迷惑神色我就说:“他是我爸,刚从农村来。能进吗?!”小姑娘到底是见多识广,马上满脸笑容地对那个苏北人说:“大爷您请!”我们坐下来点了几个菜,那个人不敢点菜,我就开始胡乱点了一气,要了一瓶五粮液。我们开始一边吃饭,他一边给我讲收破烂的事情都有什么要注意的事情,一边讲:“你在称东西的时候要做手脚的,要不然赚不到多少钱。”我说:“这样啊?这行也要骗啊,我以为光是炒股票骗得那么厉害,没想到你这个行业也不怎么样啊。”他说:“当然啊,干啥没有一点门道你怎么混啊。”我苦笑了一下:“我在我们那个行当门道太多了,我感到有点烦,因此就看上你这个行业,没想到也是这样啊。算了,我还是干我的那个吧,来你这儿我还要学习,这最起码需要一年的时间,不好弄。”他说:“很简单的,这些城里人不在乎这些的,再说他们不懂。你是干啥的?!”我说:“我是屠宰场的。”他说:“你那个好啊!一定赚不少钱吧。”刚才还唯唯诺诺的一个人,几杯酒下去现在一下子放开了。我看别人都在看我们,感到特别的得自豪,也跟他一起大声地说话,我那个农民儿子的本色一下子显现出来,看上去很豪爽的样子。8点的时候,那个人说:“兄弟,我不能再和你说了,我要去干活了。”我说:“好好好,我马上结帐,一起走吧。”我喊:“买单!”小姐过来说:“先生您好,总共是828元五角。”我付了钱,我们一起往外走,那个人傻愣愣的看着:“太贵了吧!怎么要这么多钱,咱们还有很多没有吃完啊,能不能带走?”我说:“可以的。”我吩咐服务员:“把这些东西打包我们要带走。”小姐很客气地为我们打好包说:“先生请慢走。”我只是点了一下头。走到门口,那人说:“兄弟,你好像是有钱人啊?”我说:“是,我一个月能挣2000多,杀猪的,活重,就拿得多一点。”
 
  和那个人分手以后,我打车回酒店。大堂经理告诉我:“先生,您的朋友在2楼酒吧等您。”我走到2楼酒吧门口,里边静悄悄的,小姐请我进去,原来老胡那些人都在。老胡说:“老大,我们今天把这儿全包了,我们好好喝一杯,一醉方休。”我说:“我已经喝过了。”他们说:“和谁?”我说:“和我爸。”大家都愣在那儿不说话,我说:“开玩笑的,别这么神经质。”我们端起酒杯我说:“来,喝!”大家举起杯一饮而尽,我说:“都回去吧,我想休息,我明天回老家去。”说完我就走了。
 
  一直到12点,我还是不能入睡,我就打电话到前台:“小姐,你好!我现在需要一支口红,要特别好的那种,马上送到我房间。”小姐说:“好的,先生!是您要一支口红吗?”我说:“是!”就挂上电话。几分钟后,有人敲门说是送东西来了,我打开门一位服务生送来一支口红,我拿上口红看了半天,然后在卫生间的镜子上写下:今天是公元1993年3月1日,星期一。看着这血红的字,我感觉那就是血,我忽然像疯了一样,拿起那个口红在墙上、床单上、被子上到处都写上这几个字,直至把那支口红全部写完。

你可能也喜欢这些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