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路不归》第五十八章

推荐人:K线君 来源: K线学院 时间: 2017-11-24 22:57 阅读:
第五十八章
 
  父亲看着远去的汽车,问我:“要走了?咱们回家你收拾一下吧。”我知道父亲一定很伤心,也很高兴。伤心是因为我又要离开了,高兴的是我还是被单位重视的人,有城里人从那么远的地方来到这个偏僻的小山村,找他的儿子。这时候的我也很难受,但是我没有流露出一点伤心的情绪,我说:“下午我们一块儿到我姐家去一趟吧。”说到姐姐这份感情是很特殊的,我到这个家的时候还不到40天,等到了这个家以后差不多两岁的时候母亲就因病去世了。为了能让我活下来,父亲便买了一只山羊,用羊奶喂我。这些繁重的劳动就落在两个姐姐的头上,大姐比我大差不多20岁的样子,二姐比我大十几岁,大姐平时还要到生产队里干活挣工分,二姐就负责照顾我的生活,那时候我还小不懂什么,只是后来是大姐二姐他们给我讲的。大姐在我3岁的时候就出嫁了,出嫁的那天大姐哭得跟泪人一样,她很不放心年幼的我,也不放心这个没有母亲的家庭。那天原计划安排我也去送大姐的,我们老家的习惯就是,女孩子出嫁的时候娘家人要在结婚的那天送到婆家去的,我是大姐唯一的弟弟,也是我们家庭未来的掌门人,因此大家就给我穿上新衣服,准备让二姐抱着我一块儿随送亲的队伍去的,但是在临走的时候,父亲说:“不要去了吧,娃一直跟她姐在一起,回来的时候哭闹不回来怎么办?”大家都觉得有道理,就没有让我去送,大姐临走前抱着我放声大哭,就这样大姐出嫁了。剩下我和父亲还有二姐在一起相依为命。我小时候很霸道,父亲很疼爱我,我经常跟二姐过不去,有时候把门关上不让她进去,她就在外面着急得哭,说父亲马上就要回来了,还没有做饭等等。但是我就是不开门,经常这样地气二姐。二姐很爱我,不管我怎么闹都是不生气,常常一个人自己气得哭。直到有一天我在和邻居孩子玩的时候,为了抢一个小石头打了起来,那家的大人跑出来打我,二姐冲上来用她自己单薄的身体护着我,被别人打了好几下。我当时看到二姐受惊的样子我心理很难过,暗暗发誓一定要报仇,一定要对二姐好,我一直没有吭声,心里默默地在想:“我长大一定要干大事,一定不会让我的父亲和姐姐再吃苦,再受人家的欺负。”
 
  思绪就这样漫无边际地回到了我童年的时候,父亲收拾好工具,说:“回家吧。”我答应了一声,和父亲一起扛着农具回家了,简单地收拾了一下,就到邻村的大姐家去了一趟。大姐的家距离我们家不远,姐夫是一个很能干的人,在我小时候我一直认为姐夫很有能耐,那时候他在他们那儿的公社开拖拉机,听人说手艺很好。父亲教导我的时候总是说:“你要好好念书,长大要像你姐夫那样,有手艺多好。”父亲当时对我的希望不是很大,要么像大姐夫一样会开拖拉机,要么好好念书当个村长,那时候好像叫队长。也许这些在父亲的眼里就是很不错的理想了,希望自己的儿子能够有所成就。我一直很敬佩姐夫,我不在家的时候,照顾父亲的重任就落在他和大姐的肩上,姐夫始终没有任何怨言。他总是因为有我这样一个弟弟而自豪,经常跟别人提起:“我娃他舅本事大,在大城市工作。”姐夫很善良,他对父亲就好像对自己的父亲一样,照顾得无微不至。我和父亲到了大姐家,姐姐前几天就来看过我的,姐夫忙前忙后地给我拿他们家的特产,我就这样看着这个朴实善良的姐夫,一直没有说话,看着他忙忙碌碌地准备。在他的眼里我就是他的亲弟弟,他恨不得把自己家里他认为好吃的东西,全拿出来让我吃。看着他这样张罗,我的眼泪不由自主地下来了,我赶快转过身,看着墙上的照片,那些照片有大部分就是我的,姐姐想我的那种心情不亚于一个母亲思念远在他乡的儿子,姐姐随着年龄的增长对我的思念也越强,总是拿着我的照片想我在外面要吃多少苦,刮风下雨的时候她就会想我会不会在屋子里等等。

你可能也喜欢这些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