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路不归》第六十五章

推荐人:K线君 来源: K线学院 时间: 2017-11-24 22:58 阅读:
第六十五章
 
  整整一天情绪及其低落,我也没有心思再去教助手了,他熬夜写的计划书我一直放在那儿没有看。心情糟糕透了,我不知道如何让自己平静下来,我没有吃晚饭,下班后匆匆忙忙地赶回酒店,打开哀乐,倒了一杯酒,闭上眼睛头脑空荡荡的,哀乐对生命的赞美我觉得是任何音乐都不能比拟的,我需要冷静下来。我的脑海里出现了小时候,那是76年的时候,毛主席去世了,人人都悲声痛哭,也是从那个时候我从广播里边听到了哀乐,那时听起来感觉很害怕,总是感觉心里发紧。再次开始把哀乐当音乐来欣赏那是在深圳工作的时候,每天的高压工作,孤独、寂寞、烦恼等等不健康的情绪每天伴随着我,我不知道怎么样才能让自己平静,现代音乐里边的那种浮躁,对我当时的心情来说可以是雪上加霜,无意识当中听到一次哀乐,我忽然感觉到我是那么的纯洁,我的灵魂彷佛得到了净化。从那以后我随身带的唯一的音乐就是哀乐,长时间的下来,我有时候没事的时候就会不由自主的哼哼哀乐的曲调,我想要是比赛哀乐哼哼的话,我可能能得第一。
 
  慢慢地不知道是酒精的作用还是哀乐的作用,我的思路渐渐地清晰起来——高开以后,居然下跌20多点收盘,成交量不大,但是交易的重心几乎都在上面。我想这不是真的,否则传播消息的人不会这样没有实力的,一个没有上影线的实体阴线让我忽然明白了不少,借着昨天的上涨来想,昨天能够涨得那么顺利,不会是我一家所为,肯定还有一个跟我思路一样的人在做同一个动作,不然就凭我们的能力不会有这么大的能量的,我冷静地思考了昨天的交易,以及今天的借势高开,以及传闻我想明白了,这肯定有人也在出货,毕竟我这次投入资金不大,我的误区在于我还是过去的老思维,还是把自己当作玩大资金的主,对市场的漫不经心就让我一下子变得胡里胡涂,我明白不能这样大意了,学习和实战毕竟是两码事。
 
  70%的亏损?100块钱只剩下30元?!我不知道投资人如何面对这个结局,我打了个冷颤,急急忙忙站在淋浴喷头下面,任由热水浇灌缓解来自内心的寒冷。
 
  忽然想起了我的父亲,他看起来有些木纳的神态总是让我感到心酸,他的善良和宽容带给我人生许多的感悟,在心里我默默地发誓要让父亲生活的更好更好。这个时候我也想到了那个留在我印象里的老阿婆,以及和她一样的老头老太,他们都和我的父亲一样,是善良、诚实的老人,他们进入股市的初衷是美好的,只有一个简单的目的,能够通过买卖股票增加自己的收益,仅此而已。可是酗血的资本不会因为谁善良就会额外的照顾,也恰恰是因为善良才让资本袭击得淋漓尽致。善良、正直、诚实等等生活当中最美好的准则,在资本市场却彻底成了极大的弱点,招致灭顶之灾。
 
  和我一样,这些投资人此时此刻也许正准备赶往股市,开始一天新的希望,他们也许不知道今天是灾难日,3月22日,我会一生记住这个日子的。
 
  不知道是不是罪孽,但是这是我的工作,我必须赚钱,矛盾的心态一直让人感到非常焦虑,这是职业病,一个稍微有点良知的人从事这个行业都会焦虑不安,因为资本市场的投机实实在在是零和博弈,有一个人赚钱必须有一个以上的人亏钱。
 
  谁有罪?谁该拥有财富?谁就该倾家荡产?来资本市场到底做错了什么要承受如此巨大的惩罚?等等的问题一直像一条蛇一样吞噬着我的灵魂。
 
  谁也没有罪,但是拥有财富的人应该是懂资本的人。是的,懂资本的人。我真想把“懂”这个字书写成巨大的广告牌,挂遍每个证券营业部,告诉每一个试图从资本市场获取财富的投资人。懂市场、懂自己、懂股票、懂资本等等。一切都属于懂的人。可是,来这个市场的有多少人懂这个市场?甚至连自己都不懂。
 
  眼泪还是水,我已经分不清楚了,没有进入工作状态的我依然是一个善良的山里人,依然拥有人性最美好的一面,我同情这些白发苍苍的老头老太,但是,我实在无能为力帮助他们。
 
  电话不停的在响,我知道是酒店叫醒服务的电话,我该上班去了。
 
  穿上名贵的西装、扎上领带、喷一点第五大道女士香水,我不是一个很马虎的人,我相信外在的干练一定是内在智慧的体现。
 
  到了办公室,我以惯有的速度穿过开放式的大厅,旁若无人的走向里间全封闭的空间,开始我今天新的工作。
 
  开盘之后,我冷冷的观察盘面的走势,整个市场像一团死水,没有一点波澜。我吩咐报单员:“买入二桥1万股,一个价格单位5元,连续买入。”整整用了37分钟才成交,看了会计那边的统计数据,Gp1都不到,说明价格上涨过程当中跟风者很少,虽然小投资人整天埋怨股市不涨,真涨的时候他不见得跟进。随着二桥上涨7%的刺激,山子也开始逐渐推高自己的股票,老胡那边一直没有动,几只有影响的股票涨幅都在5%之上,但是市场依然很平静。就这样平静地度过了一个上午,大盘指数上涨了5个点红盘结束了上午的交易。
 
  中午,我特意去了一趟距离我办公室最近的两家证券营业部,潜意识我想在看到那位老阿婆,也想感受一下市场真实的气氛。很不巧没有看到那位老人,倒是有一点意外的收获,这家营业部聘请了据说是来自深圳的专家在分析股市,作午间指导。
 
  专家说目前大势前途光明,短线的回调基本结束,新一轮上涨就要开始了,吩咐大家大盘上涨到前期高点1558点附近的时候,要考虑卖掉一部分股票,因为很多股票都涨幅太大,所以可以做短线差价,一旦回调到1300附近的时候再次大举买入。专家说这叫高抛低吸。下面更是一片掌声,大家都欢欣鼓舞。对当天行情的看法专家表示,低开30点上冲当日最高点收盘,权重股票涨幅都超过5%以上,下午必定大涨,1558点指日可待等等。
 
  专家自顾自的在高谈阔论,我退出这个营业部,独自一个人在街上走,没有任何食欲。我忽然觉得我和他们是两个世界的人,他们用自己的眼光审视着我,我则躲在暗处给了他们一个虚无飘渺的幻觉。股价变动的曲线是双方相互关注的纽带,他们到底是站在一个什么样的立场看待这个市场的?我一直不能理解。如果说专家信口开河是无知的话,下面话都听不明白就鼓掌的投资人就是愚昧。
 
  假设要是确实有这个消息,能够得到证实的就是两天以后的周六,那么在这两天的真空期里市场还要交易,我为什么不早点用自己的方法去证实一下,这些到底是真是假。想到这儿我的情绪一下高涨起来,一个忽然的传闻搞得我迷糊了整整一天,我很奇怪我为什么会这样。这几天总是希望助手做好,因此自己就不大关心盘面的变化,所以就缺乏那种对大盘走势的最直接的感受,因此在遭遇意外的时候难免手忙脚乱。看来这个市场确实轻视不得,记得我的老师曾经满脸严肃地对我们说过:“你要是胆敢轻视市场,他就会立即给你颜色看。”这一次确实接受了一次深刻的教训,该想的问题想明白了也就不烦恼了,不恐惧了,难怪心理学说,恐惧是人们对预见的危险缺乏应对策略的一种本能反映……

你可能也喜欢这些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