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操作学》第十一章 第八节 如何研判股市大趋势

推荐人:张龄松、罗俊 来源: K线学院 时间: 2019-09-19 19:28 阅读:

股票操作学》第十一章 股票操作策略

第八节 如何研判股市大趋势

  初入股市时笔者对股市毫无概念,黑板上(那时台湾的证券公司将股价用粉笔写在黑板上)的股票虽然有买、卖价钱,可是不知道代表什么意义,是值那么多?还是有什么客观因素造成现在的价位。什么配息、配股、增资、除权、除息……都不懂。不过知道有做手,把股票价格炒高了,卖掉赚大钱。心想如果知道消息,跟做手后面,岂不十拿九稳?这种看法就是“听消息做股票”。后来因为职务的关系,接触到市场各阶层人士,有上市公司负责人、大股东,也有大户、做手及市场人士,虽然对股市慢慢进入情况,但还是停留在追逐做手听消息做股票的阶段。有一次追随做手买进某一投机股,笔者进场时,做手已经将股价炒高了,准备边拉边出的阶段。起初笔者买进股票后,股价还在上升中,每天的成交量奇大,盘中也上下震荡不已,但临收盘做手用力拉上去收红。“会买进不会卖出”是散户的通病。听到消息说是该股票炒到某一高价,就抱股痴痴地等。数日后的一天,盘中依旧上下震荡,成交量也很大,可是那天临收盘股价没有拉上去,反而以跌停板收盘,这下子可慌了,到处打听,做手说没有出货,坐轿子的人太多了,所以拉了几天实在拉不动,就让股价“自然、自然”,整理以后再来。笔者起初也信此言,后来据一位权威的人士告之,做手们在这几天上下震荡盘中,已经将股票卖光了。笔者不信再去打听,结果据交易所交易厅某专柜人士告之,做手暗中出货的方法,才恍然大悟。原来这位做手叫他的太太,到一家不熟的证券公司开户,在那几日大震荡中,这位女士只卖不买,耳朵从来不离开电话听筒,由于该股追随的人很多,也有不少中实户,所以她卖股票的举动,并未立即传开,后来又听说,做手派出好几位心腹四处卖股票,二、三天就将股票卖光光了。那时笔者是在某业内那边垫款,买了不少这只投机股,股价崩盘,暴跌近四成,笔者的保证金早就不够了,等于本钱赔光了。后来才知道,这位业内也是炒这只投机股集团内的一分子,笔者就常向他打听消息。这位业内做人还正派,不肯承认参与炒作,只说他有买一点,并安慰笔者不要怕,还会有下一波行情。有一天该股又见盘中震荡,股价节节上升,大约在收盘前一个小时就涨停板,盘中交易大厅传来消息,涨停板价位挂进好几百万股。次日该股一开盘不久,即节节上升,5分钟后即宣告涨停板。这一波股价自20多元,一口气涨到35元以上。笔者在约在30元一35元之间出脱持户,扣掉利息,还小赚一些。但是这次给笔者的教训太大了,因为在股价最低的时候,已将辛苦存了10年之久的储蓄,赔掉一大半了。因此,晚上经常不易睡着,即使睡了也常做恶梦。幸好内人非常贤慧,不但不以为许,还劝笔者不要太难过,钱是身外之物,以后再慢慢地存。这番话更使笔者体认到,非彻底检讨对操作股票的态度与方法不可。所以痛下决心,不再涉足证券公司,不再借高利贷买卖股票,不再听消息做股票,不再以做手的马首是瞻做股票,不再迷迷糊糊做股票;一定要加强吸收股市操作技能,要具备基本分析与技术分析等专业知识,要多吸收有关资讯,并将之建立档案,要跟真正研究股市的专家来往,交换心得,以提高分析的准确性。从那之后一直到今天,笔者从未在股市交易时进过证券公司,而仅有的一次进到证券公司,是在1995年自加拿大回台北,有天下午拜访中信证券公司总经理钟隆吉兄,承他带笔者参观了该公司的各项设施。笔者也不再向放高利贷的丙种借钱,仅用自己能动用的现金来买卖股票。每天闭门研究各种资料,自己寻找有上涨潜力的股票。

  有笔者这种经历的股友很多,但能“痛改前非”者即在少数。其实“失败为成功之母”这句话,非常适合股票市场。就好比驾车,若非出过车祸,怎知车祸之可怕!由此点可证明,若不对股市作适当的研析,盲目地听消息做股票,则等于无照驾驶,不出车祸也困难,出了车祸罪名更大了。

  在讨论如何研判股市趋势之前,先向读者说句真正客观的话:“世上没有一个凡人,可以预测股市未来的走势。”这里所指的预测股市,不是一次或两次测对,而是每次都要对,次次都准确。笔者也跟大多数的投资人一样,面对股市伤透脑盘。有人会认为,既然如此,还学什么方法,还不是赌运气?又有人认为,在多头市场,股票几乎都会涨,只是先涨与后涨,及涨多与涨少的区别而已。这些说法都有其理由,但是有一点要认清了,股价会涨也会跌,不学习预测股市走势的方法,当情况有变时,就不知如何应变了。好比一只原子弹爆炸,不懂厉害的人,以为没关系,距离还远,站着看原子云。但知道原子弹是非常厉害的杀人武器的人,就懂得自保的原则,尽快找地方躲避,如一时找不到,就立即卧倒,面朝地下,双手捂住耳朵,尽量减少被原子弹辐射线、震爆、强光的伤害。不懂厉害的人是必死的,懂得躲避的人有希望不会死,这就是区别所在。每当听到有人讲上述言语时,笔者就为此人惋惜,因为他迟早会受到大伤害的。所以投资人还是要设法学些操作的技巧,可以保身也可以强身。

  其实本书内容,无论是基本分析或技术分析,都在讨论如何研判股市走势的方法,投资人如看懂了这些内容,基本上已经是一个经过入伍训练的陆战队战士,可以上战场了。这里笔者除了作一重点性的综合,并揉合笔者多年来研究股市的心得,提供给投资人参考,希望投资人在看过此篇后,能引发灵感,想出更好的研判方法,则笔者更感到幸甚。

  (1)如何研判“底部”:一般而言,在谈到找“底”部的时候,股市已经跌得很惨了,被套牢的投资人满坑满谷,希望有一天股市能回升解套,能少赔一点就万幸了,不敢奢望回到买进价位,能全身而退。找股市“底”部的是一些专业分析人员、大户、上市公司大股东、做手,及一些高档获利全身而退的中、实户。股市的“底”部是指股价跌不下去了,并且在“底”部的区域—也就是形成“底”部的那段走势,让最后的浮动筹码获得整理与换手。所谓的“最后的浮动筹码”,系指那些无法坚持到底,始终还要卖出来的股票,以及一直在作短线操作的游离股票。在股价跌到某一阶段,多、空双方都意兴阑珊,短兵交战的情况已转淡,彼此都暂时失去激情,在上下幅度并不大的区域,冷淡地交易,一直到有一方再激起热情为止。如果激起的是多头,且多头的力量开始凝聚,推动股价开始往上运动,空方虽会努力阻挡,但寡不敌众,很快溃败下来,多头阵营气势如虹,股票在接力赛中不断换手传递,但棍子太少,要传递的人太多,股票不够分配,在供求的因素下,价格节节升高,终于造成量、价齐升,新的一段多头行情。“底”部形成的另一特点,必然是股价跌过了头。所谓跌过了头的意思是,股价比股票的实质内容低太多了。如值20元的东西,现在只挂牌10元钱,但是人心不稳,买的人并不多,还是有人观望是否还有低价。可是在潜意识想买股票的人,却已经慢慢增多,欠缺的是要人带领,才会让这批沉默的大多数,奋起追逐股票。

  所以说,股市的“底部”必须具有的条件为:

  ①股市的大环境已经好转:股市自多头市场反转,必有其客观的基本因素,除了股价已太过高之外,经济环境的恶化是最大的原因。因为如果经济环境恶化,使上市公司本年度及未来的营运展望蒙上阴影。过高的股价失去实质的支撑,自然站不住而垮下来。在经过了一段颇长时间的整理(CORRECTION),可能1年、2年以后,最恶劣的情况已过去,各种重要的指标如:利率水准、失业率、工业生产指数、各业景气调查、进出口贸易统计、通货膨胀、经济成长率等,都在好转之中,当然还是有人怀疑是否能脱离此段萧条期,但是经济景气在恢复中,已经有数据来支持。这也是当时股市的一面镜子,将股价太偏低的事实,反映出来,这只有聪明及有专业知识的投资人,才看得出,并且毅然采取行动。画政府全力刺激经济复生:政府一直采取各种振兴经济的方案,奖励投资的优惠方案相继推出。主要原材料进口关税下降。中央银行已持续采取放松银根的措施,包括多次降低银行存款准备率、重贴现率。各银的存款利率,已陆续降至5%左右,再下降的余地已有限,民间游资已普遍出现不安定性,因为利率低,存在银行已无多大利可图,所以游资已有转往房地产、工商业及股市等处活动的潜在意识。而各项重要经济指标(如第①项中所述)已经透出好转的迹象。扮股市意兴阑珊,融资余额降至空前低位:证券公司的营业厅内股友三三两两,偌大的大厅,椅子大都空着没人坐。证券公司内的职员都比客户要多。前些日子还有不少人在抢帽子,这些帽客也因为帽子难抢不来了。大家见面也不太谈论股票了,被套牢的人也认命了。证券主管机关也应舆论的要求,作振兴股市的努力,一些稳定股市的方案也出笼了。证券金融公司的融资余已降到空前的低位,融资的利率已配合银行利率调低,融资买进的比率也大幅提高,几乎没有再调高的空间了。证券公司因为生意实在太清淡,也在缩编员额,精简人事,不少营业员已在家吃老米饭,或找其他的工作。

  ①法人与大股东逢低买进,却乏人跟进:基金、金融机构、自营商、上市公司大股东,在逢低买进,但是却乏人跟进。如果在多头市场,投资人早已拼命跟着抢进,如今却没有什么反应,显得非常冷漠。这是因为投资人在股市反转下跌的过程中,已经历了太多次抢反弹的过程,结果是银行存款愈抢愈少,再也没有胆量跟进了。笔者对台塑股票印象最深刻,多年来,当股市低迷之际,台塑大股东会在台北市馆前路某证券公司逢低买进,报纸上也有报导,但跟进的人却很少,次次如此;但很妙的是,大股东进场时买进的价位,往往就是大热止跌回升前之低价位。1995年夏天,笔者回台北探亲,当时股市低迷,台塑又出了王文洋事件,股价却在40元边上盘旋,大股东此时又在逢低买进。笔者虽然已经离开台北股市五年,但始终在收集台湾股市的资讯,因此断定台塑股下档有限,又是一次见底的行情。在理发时,理发小姐问笔者对台湾股市的看法,也谈及王文洋的事情。笔者认为舆论对王文洋私人生活已构成骚扰,侵犯隐私权,王董事长处置也太严肃,使事件扩大,对台塑及王董事长的家庭都不是好事情。然后笔者无意地说:“我看台塑股价下档有限,如要买股票,台塑比较稳当。”这位小姐第二天就去买了台塑的股票。1996年3月间海峡两岸危机时,台湾股市曾有大幅度的下落,但台塑价位始终硬朗。这是笔者以实际的事情,印证本小节所提到股市低迷时,大户的举动也引不起散户的注意的情事。

  ⑤高档获利而去的实户又出现了:股票市场是卧龙藏虎之地,有些实户的确有两把刷子,能研判大势,能挑选股票,敢大量买进,也有魄力一天之内全部卖光,当他认为股市已经没有什么利好图,就会毅然离开股市,去做别的事;但一旦时机成熟,他们又会回来,挑选股票逢低买进。前段笔者曾提到一位柯姓实户,笔者对他的敬仰之心从未消失。敬仰他在操作股票时的风度,真是一位绅士,时下的那般做手级人物,帮他提皮箱的资格都无,他就是这一类的实户。

  在这个时候,实户讲的话听进去的人不多,原因是跌怕了,已没信心,所以对实户的举动,将信将疑,不太敢跟进。不过这些有敏锐眼光的实户,并非每家证券公司都有,因为这些人到底是属于极少数的一小撮。

  ⑥股市技术面显示筑底之态势:这点跟第①与②,构成主要的基本分析与技术分析,也是研判股市大趋势的骨架。本书第八章第四节上升行情与下跌行情中,曾对股市初升段、加速段及结束段,有详细的分析,这里不再重复。但笔者提醒读者要对几个“筑底”的图形,牢记在心,并且自行试着去变化,再作研判。同时更要记住,任何完美的图形,若无基本因素之支持,只是一朵鲜花,无法持久。这一点是一般研究者时常忽略的地方。“筑底”的图形,主要包括:头肩底、复合头肩底、三重底、图形底、三角形、上升矩形、双重底(W形)等。本书第七章图形研判,有详细的解说,不再重复。不过读者应配合成交量及移动平均线一起来综合研判。因为光有图形,看不到成交量,就无法研判是假突或真突破。因为“量”代表“力”,股价是要“力”来推动的,力强则推的高。技术分析者常套在嘴上“量价配合”这四个字,说明构成技术分析的两大要项,即“量”为动力,“价”为股价的走势。

  ⑦本益比已非常低落:在股市极低迷之际,投资人已被连续的下挫跌怕了,本益比再低,投资人也没有买进的意愿。一般而言,本益比在空头市场快结束之际,大约在9—12倍之间。

  (2)如何研判“头”部:在股市技术分析的领域里,“头”不是好东西,“做头”并不是做一个首头,带头去做什么,而是股价上涨到某一程度后,虽然多头方面还极力争上游,但多头付出推动股价上升的“能量”,被空头在此部位卖出的压力所抵消,双方往往形成拉锯战,这个拉锯战,如果以下跌为结果,则拉锯战的那段走势,在K线图上所遗留的轨迹,好像一个“头”,高高在上。但是如果拉锯战是以往上突破为结果,则拉锯战的那段走势,在k线图上所遗留的轨迹,是一个“整理”部位。如果在头部未完全确定之前,空头则预先研判是一个“头”,则多头可以赶快卖出获利了结,空头则可乘机先卖出,等股票跌至一个满意的价位时,再补进获利。

  由此可知,“头”对一位股票买卖者的重要性。每当股市上升到某一程度,由上升的趋势变为横向发展的上下震荡形态时,是“头”还是“整理后的另一段上升趋势”,是全部股友共同的课题。“如何研判头部”,是以整个股市为对象,就是从股价指数日K线图或周k线图,来研判是否形成头部。

  事实上,形成头部是有其客观的原因,其中包括由基本因素及技术因素在内。如果基本因素未变,股价从基本因素方面分析,股票的实质与股票之市价的关系是很和谐的,即是值这么多钱,甚至用市价买进,还是占了便宜,则有时因为涨得太快,获利的筹码已多,很容易造成获利了结的卖压。这种卖压就是技术性的,等于车子开到了一个车站,让边上的客人下车,让想搭车的乘客上车,然后车子再往前开。如果股价已远超过股票本身的价值,而股市人气还未足以大幅超越的能力,则股价无法在高档站稳,一般都会有几次挣扎才会明显地进入空头市场。

  基此,研究是否是“头”部,可以从以下各项基本及技术面去探讨:①市场人气相当炽热:测量股市人气的方法包括有:(A)证券公司交易所挤满了现场客户,满坑满谷,有人一大早就去门口等候入场。(B)股市每日成交量已达前一段低档盘整时期的二倍或三倍以上。(C)到处都可以听到有人在谈股票,而股票是最引人注意的话题。如在一宴会中,桌上有人谈起股市,其余的人都露出有兴趣或关心的表情。②股市信用超级扩张:这可以从证券金融公司的融资余额中窥得一二。融资的股票数量开始有了限制,融资的比率下降。经营地下证券融资行业者,经常向外调借高利息的短期资金,以因应客户的需要。③本益比已被投资人抛至脑后:由于市场人气充沛,大家竞相追逐高价,虽然股价的本益比已大幅提高。以台湾而言,平均整个股市的本益比已超过25倍以上,部分股票达五、六十倍,投机股甚至几百倍。这跟筑底时的本益比大都在10倍左右,是完全相反的景象。④大股东纷纷公告出售持股:上市公司的大股东公告出售持股,有的董监事还公告出售董监事股。搞到最后被证券主管机关限令全体董监事补足持股,否则要依法处罚。这种非常严重的利空消息,并未立即造成持股者的恐慌,显示投资人警戒人心已失,也是股市将有危机的征兆。⑤股市上冲的能量成强弩之末:这一方面可以从股价指数日K线图上看的很清楚,也是用技术分析来研究“头”部的重要一环,在多头行情到达末段之时,由于人人都有股票在手,坐在轿子上,等别人来抬轿。而股友大都吃饱了,可以再用来追价的筹码已不多,同时股友们对手中的持股仍相当看好,或者是买进不久,股价差价不大,尚未形成获利了结的情绪,股价仍在上升中,但成交量反而减少。这是股市能量减弱的表征之一。等到股市横向发展,在高档形成震荡的走热之际,成交量仍继续下降,股市反转下跌的可能性却不断提高。除了特殊原因外,对技术分析稍有研究者,其毅力又够,个性也果断,则一旦股市横向发展,出现能量不足的震荡走势,就会先卖掉再说,以防万一。在震荡时,可能出现反转的形态包括有:头肩顶、双重顶、三重顶、复合头肩顶、下降三角形(读者可以参阅本书有关反转型研判各节,这里不再重复)。⑥政府用行政手段来压抑股市:虽然大家都晓得证券市场应该是公平、公正、公开,不容许有人为操纵或干涉的情事发生。各国订定的证券法令也都有相同的条文,严禁非法影响股市情事,但是各国政府都会运用公权力来影响股市。这一方面,愈落后的国家,其政府干涉股市的动作就愈多。台湾的情况就是如此,过去30多年以来,不知有多少无辜的投资人,因为政府不当的打压,血汗钱赔光了。这里所说的非法干涉,并不包括调整利率、汇率、银行存款准备率、融资及融券比率,以及在股市很低迷之际,促请金融机构适当增加持股等。无论是适当或不适当的干涉,只要政府有此动作,均表示不是股价太高,就是股价太低,等于政府正式对股市给予评论。当然政府也是由人所组成的,不见得一定对,但总有其客观性,值得投资大众参考。因此,当政府施行各种措施,以期降温股市,则投资人应以特别严肃的态度,面对政府的各种措施,慎重地研判。一般而言,只要出现比较重的措施,股市回档整理的可能性极大,也是研判是否“头”部成形的重要参考项目。

  总之,有尾必有头,有头必有尾,股市像人生:生、老、病、死不断地循环。股市头部如形成,也表示另一个循环的开始。

  (3)如何寻找“潜力股”:会涨的股票就是潜力股,不过如狭义的解释应为“还没有涨,但却有大幅上涨条件的股票”,称之为潜力股。在台湾,潜力股这个名词,应该算系笔者提出而流行的。在笔者将潜力股提供给广大的投资人之前,台湾股市流行找“黑马”,黑马就是潜力股,但却没有潜力股三个字的“内涵与雅致”,果不然黑马一词已渐渐淡出,如今大家均以潜力股来称会大幅上涨的股票。

  在1985年到1990年这段时候,是笔者在台湾股市最忙碌的阶段,每周出版两种证券周刊,每周一至周六中午还在电台主持股市分析节目。透过这三个传播媒体,向投资人传播潜力股的讯息。当时台湾股票市场上,除了少数银行股及一、两支冷门股外,没有超过1百元之价位的股票。尤在1985年间,笔者首次推出有百元身价潜力股排行榜,在当时是大胆的首创,获得股市热烈的回响,从此之后,其他传播媒体及股市分析人员,也都做这一方面的工作。只要有思想的人,就会想找出潜力股,但是在股海中如何去找呢?下面就是几项原则性的东西,读者应不怕麻烦,逐项研究,来找出真正有上涨潜力的股票。

  ①从资讯中寻找“宝物”:成功的股市分析者,都会找各种证券、金融的资讯研究。如果有位“专家”宣称从来不看别人写的资讯,样样东西都是他自己研究出来的,这个人必定是“讲大话”的骗子。真正的股市分析者,平时要看很多报纸,杂志、专论、产业市场调查报告,及听演讲等,来吸收各种新知。他们从各种资讯中去寻找所需要宝贵的资料,这些资料可能只有他们才有此慧眼,看得出隐藏的宝物。笔者在八十年代,工作非常忙,但也得设法抽空看些比较有内容的报刊。在笔者为投资人找到的各种宝物中,以三商银—彰化银行、第一银行、华南银行,最具代表性,也是笔者最感满意的发现。发现这三支潜力股也是很偶然的事。有一天笔者看一本以报导证券金融内幕为主的刊物,有一节分析三商银的财务及营运。其实在当时,除了台湾银行外,台湾最大的银行就这三家了,因为独占事业,营收当然好,这一点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但文章内提到这三家商业银行,多年来资本额都没有提高,并非不够提高,而是没有人想去提高,原因是几乎全都是公股,资本额提高与否,对分配盈利方面没有影响,那个时候台湾的环境还是比较封闭,没有人去管这种事情。但是从三商银的资本结构与其收受的存放款业务相比,实在太不像话。30亿资本额的银行,存放款业务达数百亿元,这像小孩玩大车,稍有闪失,银行资本额很容易赔光的。当时已经有人注意到这个问题,必须提高资本额来解决此问题,同时也为三商银在国际金融体系中,争取较好的信誉。记得那时三商银的资本额为彰银30亿,一银36.64亿,华银30.24亿。当时这三家商银曾经因有巨额兑换损失,引起各方之关切,股价也为之下挫,使原本有参与三商银的市场做手,纷纷将持股出脱。事实上,三商银的兑换损失的确很大,计一银32亿1千7百余万元,彰银31亿2千6百余万元,华银25亿5千1百万元。这些兑换亏损,等于各该银行的资本额,此事体之大,如发生在今天,则情况必然严重。但当时的社会及政治情况,毫无关系,但是问题的确不少,必须设法解决,否则影响国内外视听。

  找潜力股也要有“时、命、运”,正在此时,笔者看到了这些分析文章,福至心灵,笔者仔细研究后,认为大有文章可做,理由为:(A)依公司法的规定,公司财务亏损超过资本额三分之一,就必须从宣布破产、办理增资、资产重估等三个途经来弥补。而三商银公积金极多,且均握有巨额一流上市公司股票,美妙的是也很少重估,帐面上的价值,远小于实际的价值。(B)虽然兑换亏损很大,但是三商银全年度盈余很高,影响不大。(C)今后营业前景好转,不会再兑换损失,且房地产景气已好转,银行拥有的逾期放款抵押品,较易脱手,呆帐回收顺利。笔者深信三商银最迟也会在两年内开始办理增资,并且视情况的需要,逐年办理,以使该行的资本额能充分反映出其规模与实质内涵。果不然,往后三商银不断增资,执笔时,一银资本额已达新台币182亿2千4百余万元,彰银资本额新台币164亿4千3百余万元,华银资本额达新台币213亿3千7百余万元,分别为1987年时的5.5倍、5.481倍、7倍。推荐三商银为潜力股的文章,刊登在1987年7月5日出版的第415期《证券行情杂志》内,包括笔者的一周股市专栏及一篇3千多字的特别报导。杂志出版的那一周,这三家商银股票下跌均超过10元,跌幅均超过10写,周六最后一天收盘价,几乎是一周内最低价(据说某做手因报上消息不好而大卖),那周股市大跌98.9点。但笔者推荐三商银为潜力股后,三商银各涨15元以上,一周的股价指数回升218.51点。从此之后三商银股价如坐直升机,扶遥直上,最高曾逾1200元。

  这几年笔者居国外时间较多,杂志也因出国而停办,但仍有不少朋友经常问笔者对股市的看法。有一个问题是不少朋友都问过的,即“请问张社长,你曾推介很多潜力股,那支潜力股你最满意?”我毫不考虑回答:“三商银”。因为笔者推介该股,是在该股最低迷的时候,但经推介后,三商银成为台湾股市的龙头股、指标股。以笔者20多年的观察,还没有人超过这个纪录,推介时是最低价,股价上涨到最高时,幅度高达16倍。上面的例子中可以了解,从资讯中寻找潜力股的重要性。千万不能为了省钱,而不肯订购刊物,否则就会因小失大了。

  ②愈冷门愈会爆“冷门”:所谓冷门,就是很少有人去理会每日成交量极少,流通在外筹码不多。如在1980年以前的三商银、台湾凤梨、台湾火柴等股票,经常几天都没有成交。表面上股价好像很贵,一般股友玩不起。或者是业绩一向无特别之处,流通筹码也少,公司经营者非常保守,从不做宣传,这些“姥姥不疼,妈妈不爱”的股票,犹如一大块原始钻石矿石,非极内行者是看不出是块稀有的宝物。但一经开凿与切割后,其内涵立即显现,光彩夺目。这一类的股票,静如处子,动如脱兔,追都追不到。这种冷门股在美国等上市公司数以千计的股市中比较多。只要有心去找,一定可以找到。我们可以从(A)公司资产,(B)公司科技,(C)公司营运等三方面去挖掘。要将上述资料收集完全,要用不少精力,甚至要走些门道,但为了能找到宝藏,山路虽然难行,也要勉强而行。以目前工商业结构,以科技为业务重心的公司,是发掘冷门股的主要对象之一。而欧美股市流行合并,这也是从冷门变成热门的途经。

  新兴的股市秩序比较差,充斥内线交易,做手横行霸道,在这种“乱”的市场,容易受到极重的伤害,但是也可以混水摸鱼,获得暴利。因此发掘有炒作瘾头的股票,是做手首要工作,也是中实户追求的目标。我们可以假设自己是一个做手,在数百数千种股票中,挑选有炒作条件的股票。在各式各样炒作条件之中,冷门股是做手们最先去研究的对象,因为冷门股是未开垦的处女地,还没有什么人受它伤害过,只要师出有名,就可以获得投资大众的认同。做手炒作冷门股比较轻松,股价上、下的弹性也大,做手可以来回炒作,好像一鸭三吃,最后还可以将鸭骨来熬汤。

  我们也可以将一些曾经被炒作过,但已经盘旋了一段颇长时间,成交量萎缩,投资人不予重视的股票,列人冷门股的行列,重新予以诊断,包括其营运状况与展望、行业景气、公司内部管理等基本分析,以及对该股最近一年以来股价的走势,作技术分析,如此可以筛选出一些潜力股。

  ③有土斯有财:股票上市公司的资产中,土地是极重要的资产,占整个投资中较大的比率。除了欧美等先进国家,严格管制各类土地的用途,工业区不太可能变更为住宅用地,所以土地升值的幅度不大,不像台湾,有办法的人可以将工业用地改为商业或住宅用地,两者间地价的差距,小者十几倍,大者数十倍。因此如果一家工厂在马路附近,假以时日,此区变成商业繁华地带,工厂可能被迫或者是为利而迁走,将土地改为商、住用地,则系天大的利多,股价很容易藉此为由,炒高一倍或数倍(此需视土地变更之后的价值而定)。因此,我们在寻找潜力股时,需将“土地资源”列为重要项目。记得在1987至1990年,这四年台湾股市疯狂期间,笔者推介的股票以土地资源为大利多者,以台湾水泥为代表。该公司位于高雄市鼓山区的水泥厂,占有地面积极大,且与高雄中心繁华地带仅一箭之遥,地理位置极佳,可以说是当时全台湾股票上市公司中,可以开发利用的土地资源价值最高者。台泥高雄厂本来就必须限期搬迁,该公司也拟定了土地开发计划,然因主持人之无能,十年后之今日仍未实施,坐失千载难逢之良机,令人扼腕。

  30多年来,台湾股市做手最喜欢用土地为号召,来炒作股票,往往一块土地之利多,可以炒十几年,次次用此老题目炒,次次也都有人跟。如南港、泰丰等,到今天还是悬在那里,利多并未实现,可是做手还是在那里以此为题穷嚷嚷。

  ④转投资为隐藏利多:在资讯并不发达的地区,上市公司的内涵是神秘的,一般人无法窥得其究。即使资讯已经很发达的国家,这一类的东西,非公司有关主管人员是很难搞清楚的。

  转投资的股票,有上市与未上市,有按市价列帐,也有只按当时投资时的价值列帐。但是这一类转投资的东西,也是一种隐藏性的利多,例如1987年我们首次将三商银列为潜力股时,也特别强调三商银转投资项目是隐藏大利多,其实际价值,并未真实地反映在财务报表上,如:华南银行当时拥有的转投资事业股票有:一银1469万股、彰银349万股、中国商银1.8万股、台泥1343万股、台塑824万股、南亚396万股、中化61万余股……,以当时市价在50亿元以上,是华银资本额的166%,其他两家也差不多。这也是为何三商银股价后来可以涨到1200元的原因之一。又如中华开发等股,做手也利用转投资事业部分大赚钱来炒作一番。

  ⑤其他:还有很多可拿来炒作的利多,如“景气变化中的得利者”,去年全球纸浆业在长期景气衰退中复生,一年的好景,弥补3年的亏损,如能早一步预测此情势,则拥有纸浆工业的股票就可以大赚一票了。如资讯业中的晶圆产品,在1994到1995年景气特别之好,业者大赚特赚,使得此一类的股票价格大涨。

  此外,新技术与新产品的开发成功,可为企业带来厚利。一家面临倒闭边缘的公司,争取到大量资金的援助,足以脱困,则股价必然会从低价回升。当年美国克莱斯勒汽车公司,面临极严重的财务危机,该公司主持人艾科卡争取到联邦政府的支持,获得巨额资金,将问题很严重的公司,从死亡边缘救回,不久艾氏领导,开发出非常成功的车型,不但弥补亏损,还大大地赚了一票。这些情况如能早一点知道,就可以赚大钱。

  在大多头行情,人气充沛,“比价”也可以成就利多因素。如纺织业类股票已经大涨一段,电子股却没涨多少,在比价的情况下,电子股也可以涨一些。同类行业的甲股被炒作上去,乙股也可以有藉口跟进。

你可能也喜欢这些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