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路不归》第三十一章

推荐人:K线君 来源: K线学院 时间: 2017-11-09 21:52 阅读:
第三十一章
 
  就这样不死不活地折腾了一天,最后的结果就是抛出了一亿不到的筹码,市场脆弱得让你不敢碰他,稍微一碰都有可能迅速垮台。但是我也明白人们的心理此时此刻还没有这种一碰就跨的预感,他们只不过是在等待什么时候还能够继续上涨。几个月的涨势让人们已经忘记股价还可以下跌,看着临收盘前的走势我在沉思。看看表现在是5点多了,我知道在营业部门前那些人已经开始集合了,他们大多数都是白天上班,下班以后在这儿集合听那些职业炒股的人们聊股票,这种地方在上海比比皆是,卖茶鸡蛋的、卖报纸的、卖各种各样的小刊物的,还有一种职业就是有会画K线图的人,用整张的坐标纸画了大盘的走势卖,还有人专门做了江恩的四方形等等,反正这种地方就是消息的集散地,想到这儿我急忙站起来匆匆地往外走去。
 
  我还是想通过自己了解一些这些人的真实想法,一个职业的资金运作者最大的特点就是在资金运作的时候谁都不相信,只相信自己的所见。我来到万国证券营业部门前,这儿有一大群人在相互围成一团,就像我小时候赶集的时候看到的那种景象一样,人们三五成群唧唧喳喳的谈论股票。有人说:“现在绝对是一个小小的回调,不会是下跌的,你看看前几天的缺口说明什么,说明大盘要发力向上了,全国各地都在开人代会,有新领导上任,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股市还不表现一下,你再看看香港股市多少点,所以这儿绝对不会是高点,再说主力也不会出货的。”这个很有学问和见识的人这些言论没有遭到人们的攻击反而遭到人们的热烈的掌声,看着这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听着他这些很有道理的言论,我不得不佩服这就是大上海,这儿的人们就是见多识广,也很会联想。一会儿他们的话题再次转到有关美国的事情,说美国股市怎么样怎么样等等。我一直不明白,一个小小的股人为什么要管这么多的事情,而我这个相对于他们来说的大资金的运作者反而显得孤陋寡闻。说句实在话,在这次杀入重围解救兄弟们以来我很少看电视,一门心思地只是在想怎么操纵好参与市场的投资者的情绪,我们这样一个小小规模的市场在国民经济发展中占的比例实在太小,可以说是微不足道,何况这时候对于股市的存在来自管理层也有不同的声音,并不是说股市已经影响到国民经济的发展,影响到社会安定团结的大局,因此股市是一个小社会,这个社会在目前这个时候还不会引人注意的。
 
  听着他们的东拉西扯我感到实在没有多大的意义,从他们喜悦的脸上我没有看到惊惶失措和危机,只是感觉到他们还是很自信,很幸福地等待财富的降临。
 
  在那个集散地我待了大概有一个小时,再次回到办公室,我通知会计和助手到公司来,也通知我的那群难兄难弟晚上在我住的酒店酒吧等我。会计来了以后我吩咐她:“计算一下要是我们在3天之内全部把手头的持仓清理完大盘能跌多少点?”会计开始去计算,半小时后她告诉我分三种情况:“一种是控制价格2分钟卖出1000股,三天出完大盘能够下跌300点;第二种情况就是不计价格,每分钟卖出2000股,3天出完指数就会下跌500点左右;第三种情况就是每5分钟出货一次一次出2000股,三天时间出完指数下跌200点。”我看着这些数字冷静地思考,我知道这样的任何一种跌幅都会导致价格崩溃,这些都不行不能这样做。我再吩咐会计:“这样吧,我们出货时间延长到5天,不赢利的状况下你计算一下,承接力大概按照1:1来计算。”会计一会儿过来把计算结果给我,我没有看直接装到公文包里,对他们说这样吧:“我有事情先走了,你们就在这儿不要离开,一会儿领导会安排你们的去向。”说完我给领导打电话:“我刚才做了一个出货的计划,会计和助手基本上知道全部的内容,他们人现在在办公室,你处理一下,我有些细节问题还要处理我先走了。”老头子说:“知道了,你忙去吧,不要管这儿了。”我下楼以后搭车赶回酒店,他们都在等候我,我坐下让服务员走开以后说:“现在我们要全部出货,我考虑了一下要想盈利是不可能了,我最大亏损在15%,这样的话很容易出来,那么这些亏损就要你们全部承担,你们每个人可能要承担相当于30%的补贴,这些你们先准备一下,这是最坏的打算,如果好一点你们就承担15%,但是无论如何要在最多不超过6个交易日之内全部出完,这期间我们还要经受一个漫长的双休日,因此在没有完全出来之前我们要冒多大的风险还不知道,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就是我们的策略,一旦有什么不利的情况出现,你们还需要再次杀入,谁的股票谁接起来,维持价格向上的信心对我们都很重要。”我一口气说完大家都表示同意,大山说:“最好是在3天之内出来,即使亏损的幅度再大一点也可以承受啊,再说你只有15亿的资金,我们这次的利润都超过这个数的几倍了。”老胡几个人都是这个意思,随声附和。我说:“这不是钱的问题,主要是作为一个职业伙计,我们把资金做成这样子名声不好听,你们倒是无所谓,问题是我要承担一个无能的恶名声,不管是什么原因引起的,但是这对我的职业伙计生涯来说是不光彩的,这个圈圈不大,等我搭进去了别人都会说这家伙无能,在这么高的位置居然入市。过于极端不适合这个行当,我不是真的就回家做村长了,实现我父亲的愿望。”大家听我这样说,都说道:“那是,这个是比钱重要得多,那我们就做一个计划吧,虽然生意不大但是要当大生意做啊。”大家都嘻嘻哈哈地在一起做了一个计划,一开盘他们先拉,我开始出,接下来的几天的具体操作大家基本上都有共同认识。我最后叮咛大家:“不管出现什么情况,必须听我指挥,不能乱来更不许自作主张,如果谁愿意再次被套进去谁就自由一点。”

你可能也喜欢这些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