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路不归》第二十二章

推荐人:K线君 来源: K线学院 时间: 2017-11-09 21:35 阅读:
第二十二章
 
  晚上,我们相聚在这个咖啡馆,我没有多的话要说,我只是想听听在这儿聚会的这些大户在干什么,这些人几乎每天晚上都到这儿来聚会。他们之中也确实有一些高人,对我们的意图基本上能摸清楚,但是对方最大的缺点就是不太相信自己,而他身边的这些人都是比较善于言谈的,他的观点在一定程度上被大家否定,无知狂妄的朋友是多一个因素,最重要的就是没有自信心。我知道人和人的智商差不了多少,没有谁比谁高明多少,唯一的区别是承受压力和打击的能力,失败对于参与资本投资的人来说是家常便饭,但是人们总是把这些归结于有针对性的倾向,总是怀疑自己的能力或者怀疑被人有针对性的伤害,市场上一直流传这样的经验,说是买卖的时候单子不能大,要不然会被庄家发现,我听到这些感到可笑,这些善良的人们总是用现实生活当中的一些方法而且是普遍存在的方法,指导自己的股票操作,说句实在话,你就是一次买一手我也能感觉到你们在做什么,难道庄家的操盘手真的会愚昧到发现大单子才会认为你们跟进或者出逃,真的很可笑。
 
  这儿有一个人姓孙,嘴巴特别利害,是一个典型的上海男人,说话的时候语速特别快,大概是因为有外地乡下人的缘故,这位先生用那种上海普通话在讲述自己的观点,在这儿的人对他可以说是佩服得五体投地,反而对我们这些不善言谈的人们视若无睹。老孙说:“照今天的这种跌幅和成交量,明天开盘一定会大幅度反弹的,我们可以大胆地跟进,你看我今天临收盘的时候进去,到收盘每股已经有10块钱的赚头,明天一大早继续上涨我不是赚多了吗?但好似我让小李买进你还不敢买。你看看多可惜。”那个被教训的小李,赶快点头哈腰的说:“是是是,没有听孙先生的话,吃亏了。孙先生你看明天应该怎么办?”老孙说:“明天大清早你就大胆地跟进挂单吧,就照昨天收盘价挂单,我们的单子挂在那儿最少需要十几分钟才能成交,晚一点挂根本就不可能成交。”
 
  没事干了,大家都坐在一起瞎聊,老胡说:“我今天到一个营业部去晃悠,听到有个专家在给那些人讲课,专家说现在的这个缺口从理论上来讲是一个中继缺口,指数在这个基础上还要上涨一半,也就是说现在只是大行情的一部分。人们在下面鼓掌,有个上海老头子居然站起来激动地说:‘谢谢你x先生,你确实是一个大好人啊,能把自己的研究毫无保留地告诉我们,我们这些小户怎么感谢你啊!’”说到这儿大家都笑。我说:“没什么好笑的,老头可怜是因为糊涂,但是还要赚钱,专家可怜是因为胡说害人害己。咱们也不要在这儿坐了,休息吧,明天干活有精神。”老胡说:“老大,我想这次资金结束以后,我打算结婚。”我吃惊地看着这个小子,走过去用手在脑门子上摸了一下:“你小子没发烧吧?”老胡很认真地说:“真的,不骗你的,这是大事怎么敢在这个时候跟你开玩笑。”我说:“你不是上次说你女朋友没有你的助手温柔吗?不打算换了,怎么走到这第十三关的时候卡住了。”老胡沮丧地说:“她怀孕了,已经4个月了,他妈的最近才告诉我,搞得我一点办法都没有啊。”我笑了笑:“你媳妇这个庄做得好,你小子也算是在这方面走到头了,也是出货的时候了,以后就没有机会再夸你助手穿什么都好看,国家的资金利润可能会因为你结婚能增加一点,睡觉吧。”老胡说:“你没有一点办法?能不能出个主意啊,我实在不想结婚。”我说:“我想结婚,但是没有。你不想结婚好办,晚上把你媳妇弄到外滩,从黄浦江推下去,推的时候看准了,有那挂着外国国旗的船过来再推,这样他就会漂洋过海不会给你找麻烦了,你也就不用结婚了。”说完我在老胡头上拍了拍。大家都笑,老胡很不满地说:“这算什么办法……”
 
  我当时在想:“这家伙真的不错,考虑问题还很全面。”
 
  看看表,已经11点了,我告诉大家回家吧,临上车前我吩咐他们明天低开,争取让这些人全部成交。老胡说:“这样会不会有问题,让他们跟进负担很重,中途他要是杀出的话,我们不是手忙脚乱吗?”我说:“放心,只要让老孙这次说对了,这些人都有利可图的话,他们不会给我们带来麻烦的,只要老孙在。”看大家的表情还是没有明白我得意思,我说:“回家睡觉吧,不要多想,照我说的去做,明天低开,15分钟以内拉起来,明天是个好日子。”
 
  上海的夜总是灯红酒绿,行人总是不断,我就不明白,这么晚马路上的这些人都在干什么,他们会不会也和我一样,单身,住在酒店,感到无聊就出来在马路上晃悠。车子从南京路过的时候,我总是有一种感觉,好像是从山里出来,我真的很想在这个城市里多走走,感受一下这个城市的激情,说上海是女性城市,我相信,那么多的服装好像有3/4都是女性的衣服,淮海路上一大群一大群的漂亮女孩总是络绎不绝,我想应该发明一种指数,叫漂亮女孩指数,那个城市漂亮的女孩子多,就应该经济发达,因为美丽、漂亮好像总是和富贵相连,这个中国最繁华的大都市应该指数不低吧。
 
  我一直奇怪,天天这样欣赏上海的美女怎么就没有一点心思,娶个上海女孩做老婆。想到这里,我感到我自己很奇怪,匆匆忙忙下车,走进房间对着镜子看了半天,我好像没有什么毛病啊,除了个子矮一点,其他的我都很满意,我没事的时候总喜欢夸奖自己,就连我个子矮也被我看作是优势,最起码节省衣服,走路的时候不害怕天空掉下石头砸到我等等,反正在我眼里我的优点简直说不完。
 
  睡觉前洗澡,我觉得我自己在裂变,睡觉的时候穿睡衣,我不知道这是一种进步还是愚昧,总之我一直被这个城市改造,但是我知道我根本不能融入这个城市的生活,我不喜欢站在菜市场和小贩斤斤计较,更不愿意在厨房拳打脚踢,最不能接受的就是那种母权等等。我躺在床上就这样乱七八糟地胡思乱想……

你可能也喜欢这些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