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路不归》第九章

推荐人:K线君 来源: K线学院 时间: 2017-11-07 14:31 阅读:
第九章
 
  做饭对我来说不是很陌生,小时候我就学会了做饭,和父亲相依为命的日子是最值得怀念的日子,在我记忆的深处只有父亲在案板前揉面的身影,我一边做饭一边随思绪无边地飞扬,我回想起我刚刚到上海的那一天,一下飞机没有顾上休息就到外滩去转转,以前也曾来过上海,但是这次和以前任何一次都不一样,看着缓缓流动的黄浦江水,我感慨千百年来,就是在这个黄浦江的两边发生过多少悲欢离合、也曾发生过多少的商海沉浮,一代一代的富商豪杰都在这个中国最繁华的商业大都会兴衰沉浮过。
 
  “煮面条的时候放点菠菜吧。”不知道什么时候父亲站在我的身旁,我随口说了一句:“好的,我待会儿再做一些汤吧。”父亲说着就坐在灶火旁,帮我烧火。“你们主要做什么?”父亲问我。我说:“就是买卖股票,差不多跟做生意一样。”“买那个干什么?”父亲问。我说:“赚钱吧!最主要的就是赚钱,这些你不知道也搞不明白。”在父亲的眼里对这个事情总是弄不明白,但是他总是想按照自己的理解尽量地搞清楚,这样就可以告诉别人这个工作和赌博还是有区别的,免得村上的人都说我在外面赌博。
 
  曾经有人给我讲过上海是一个女性化的城市,男人永远都是那么干干净净的,一尘不染,男人们都喜欢入厨操练,女人们总是坐在一起夸奖自己关起门来教训个没完没了的男人多有能耐。但是女人们都是那样的光鲜。其实上海的女人并不漂亮,但是我们绝对不能否定上海女人的精明能干,她们也确实很会打扮自己,一件极其普通的衣服让他们穿起来就是好看,大都市给他们那种独特的气质和天生的傲慢一直写在她们高高仰起的额头上。一个北京的朋友来到上海,和我一起吃饭,讲到:“上海女人能打扮,也会打扮,这是任何地方的女人都不能比较的,就拿她们烫头发来说,什么样的发型看起来都好看。”我笑了笑说:“你可能没有看到她们精明的那一面吧?”“水开了。”父亲说道。我急急忙忙地煮面条。
 
  22年的5月8日,股价突破460点以后,整个行情发生了根本性的逆转,但是这波行情并没有给人们带来多少喜悦,5月20日整天死气沉沉的大盘忽然在收盘前不到半小时,忽然放大量向上急拉起来,一种被压抑的感觉一下子被释放。我如释重负地放下手中的电话,通知所有的人:“今天晚上全部到茂名路,尽情地喝,所有的费用都算我的。”8号传来的消息终于在今天被证实,这是最大的事情。5月21日三大救市政策刺激的整个股市就像屁股挨了一鞭子的野马,一下子就窜起老高,600点的涨幅让我也惊呆了,我根本没有想到市场的爆发力居然如此强大,这次暴涨大大缩短了我们出货的时间,作为一个大资金,其实在价格向上攀升的时候不是最难的,最难的就是在远离持仓成本以后的这个艰难的出货过程,你必须极力地作出一种向上还要涨1000点的架势,你也必须让人和人对市场的未来充满希望,而且这个希望值远远大于人们的初始愿望。
 
  我总是奇怪,也根本想不明白,人们为什么就不观察一下股票的走势规律。我一直有一种担心,这种下跌漫长的过程和这种暴涨的规律一旦让所有的人发觉了,我该怎么应对?我一直在想,人们思维一旦简单化,那么这个市场就难弄了,人们都是在下跌以后才考虑进货,涨起来就跑的话,这里边的游戏怎么玩?
 
  说起选股,我觉得在目前的市场环境下那些理论就根本用不上,总共就这几十只股票有什么好选的,中国有句古话:萝卜快了不洗泥,稍微有点行情所有的股票都是鸡犬升天,哪有一只不好的,因此这个时候做股票不需要选择,只需要掌握规律就完全可以了。
 
  实际上也就是这最简单的思维让人们绕了一个很大的圈子,永远到不了主题。
 
  面条做好了,我和父亲还象我小时候一样坐在一起,过我们只有两个人的年

你可能也喜欢这些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