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路不归》第十八章

推荐人:K线君 来源: K线学院 时间: 2017-11-07 14:46 阅读:
第十八章
 
  星期一早上,我感觉异常沉重的同时心里有一股莫名的兴奋,这可能就是职业资本运作者最大的心理特征——没有把资金的博杀并看成是金钱的投资,而是一场厮杀。我穿上笔挺的西装、白色的衬衣、略微带一点小蓝点的领带、乌黑发亮的皮鞋,我上阵了。我有这个习惯,每次大资金介入的时候我都会这样全副武装,我觉得这样我才能信心十足地投入战斗,老师对我们描述过的资金操纵者的形象一直是我模仿的对象,我现在的这身打扮就差一顶呢绒礼帽了,其他完全符合资本市场高级杀手的特征。
 
  走进办公室,离开盘还有15分钟,我首先查了一下资金状况,然后签了八张买单,我要求所有人(其实总共就5个人)必须全力以赴,聚精会神,我对随机会计说:“你今天无论如何不能出错,要迅速计算跟进比率,每15分钟做一次,并作出曲线图给我。”我转身又对报单员小丽说:“这儿有八张买单,具体的买进那个股票上面很清楚,每张单子买进88万股,分八次买进,由800股开始增加,5分钟下一次单,我没有特殊的指令你就严格照这个去做。”
 
  开盘以后,我们的单子先进去了,价格猛然向上窜起,我能想象到营业部里那些人们兴奋的那种程度,凭感觉我感到有很强的买盘在追进,但是我还没有看到随机会计给我的跟进比率,我向着会计说到:“每分钟做一次运算。我感到买盘跟风很强。”15分钟后我拿到两份跟进比率,进一步证实了我的感觉,我拿起电话告诉那几个人可以开始出货了,必须把握节奏,我这儿先不动,等价格开始回落的时候我再进,说完我挂上电话,聚精会神地看着盘面的变化,成交量越来越大,我明显地感到卖压越来越大,价格开始由疯狂的上涨变得缓慢,一会儿价格已经开始回落了,我向报单员说道:“开始买进,买进量增加到2万股一次下单。我看着电脑上的这个血红色的线条,又开始向上走了,而且比开始的力度还大,5分钟后,人们疯狂的买单开始不计价格地追进。”我立即命令报单员:“停止吃进!”卖盘逐渐在增加,但是还是不能抑制人们那种疯狂的欲望,就这样整整一个上午的紧张交易结束了。我对大家说:“我们这次介入的资金总量为80亿,因此行情发展空间巨大,大家要做好心理准备,但是这些都不能向任何人透漏,一旦出问题你们自己和我是负不起这个责任的。大家吃饭,今天不准离开大厦,统一在大厦外的餐厅就餐,小张带队负责大家吃饭。”
 
  等大家都走出去了,我打开电视看到那个女人在电视上眉飞色舞地在评述行情,而且为自己能够在开盘前准确的预测沾沾自喜,我冷冷的笑了一下,就关掉了电视机。
 
  我也知道,这几个人不会就那样听我的话,他们肯定有人在外面等着请吃饭,我也很希望这些人利用吃饭的机会把我的意图告诉那些大户,我一直奇怪这些人那儿来的这么多钱炒股票。
 
  下午开盘,上海比深圳早半小时开盘,我搞不懂这些王八蛋为什么要把交易时间搞得不一样,让人在操作的时候很不方便。上海一开盘就有大量的买单蜂拥而入,但是我忽然发现**忽然大幅度往下走,10分钟不到已经下跌将近100元,我一下子有点发晕,一种莫名的恐惧从心灵的深处升起,我关上办公室的门愤怒地拿起电话:“山国强,你王八蛋他妈的在干什么?你想害死老子啊,你到底会不会弄,老子告诉你,马上把你那个破玩意拉上去,打回原位,剩下的事情老子来处理。”电话那头:“对不起!我看买盘很大啊。”我说道:“你他妈的放屁,老子在为你做挡箭牌你知道吗,你少废话,赶快吃进,要不然大家都会死在你手上。”我猛烈地把电话砸在地上,走出办公室,对报单员说:“马上吃进**股份,5万股一次买进,价格高50元,把所有的卖单全部吃掉!”价格就像点燃的爆竹窜天猴,刷的一下几乎90度角被拉上来,这时候人们更加疯狂,其他的股票根本就顾不上我们托盘,按照这样的走势情况,8天时间结束应该没有问题。
 
上海收盘以后,我开始在深圳盘子上做手脚,临收盘前我忽然把深圳的大盘猛然拉起,这样会促使人们形成一种无限的想象力,没有买进的人们会对明天的行情充满无限的希望,这样我明天的活就好干了,善良的人们永远也不会明白,最后的这种上涨就是为了刺激他们那种欲望而设的陷阱。
 
  会计向我汇报,我们今天总共买进65万股,共用资金2。18个亿,目前帐面浮赢2300万元。我说:“我知道了,你们早点下班回家吧,我们在最近要把这80亿的资金砸进去压力很大。”我心里暗暗高兴,如果这次能够顺利按计划进行,我估计我最终介入资金不会超过15个亿,这样出货就容易一点,我明白3天出15亿的资金应该问题不大。领导站在办公室大厅在和其他的部门经理谈笑风生,我知道他在等我,看到我过来,高兴地说:“辛苦、辛苦,我听小张说过了,我们今天的浮赢已经有2000多万了,好好好,干的好!”我点了一下头称是。领导说:“我们今天去一块儿吃你老家的油泼面?那东西吃起来味道很不错。”看着这个兴高采烈的老头子,我鼻子有点发酸,心理默默的道:“你是一个很不错的老头子,我这次这样做是迫不得已啊,但是我绝对不会出错的,也一定会让您高兴的。”我这个时候才感觉到“您”和“你”是不一样的。怎么啦?领导问我。“哦,没什么,走吧,我们今天到闸北吃我们老家的另一种好吃的—-羊肉泡馍。”我知道我这是向这个可爱的老头子的一种忏悔。
 
  晚上,我和这几个家伙在一起聚会,我走进咖啡馆8号包间的第一步,就冲着坐在角落的大山骂到:“你孙子怎么还在,我以为你小子早都死掉了。”大山站起来:“很对不起!不是有意的,实在是心急没有把握好分寸,你老人家也不要生气啊!这儿给您鞠躬了。”这小子一辈子都是这样子,好几次半夜三更的被老婆打到我的房间睡觉,我真想象不出,他怎么也能干这一行。我说:“算了算了,不要说了。但是我警告大家严格按照计划行事,否则你们就把我送上死路了。几十亿的资金要是有10%的闪失,枪毙我100次不是什么大问题,你们知道吗?!”大家都说:“是是是!知道知道!那就这样吧,我们今天收摊,明天还有事情要干!”

你可能也喜欢这些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