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路不归》第七章

推荐人:K线君 来源: K线学院 时间: 2017-11-07 14:28 阅读:
第七章
 
  今天是1993年的1月22日,也是大年三十,我在这儿没有看到过年的迹象,我一直没有明白人们在这个时候怎么就不考虑自己的家人,而是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这个并不能为自己带来利益的市场上。
 
  我手头持有的股票大概还有1/3的样子,一般到这个时候就算是大功告成了,有了2/3的变现基本上保证了成本和大部分的收益,至于剩余的股票无论在什么价格出货都是净赚了。我看到一个老太太颤巍巍地看着上下变动的股价,不知道在想什么,总之我看到她忐忑不安的样子,估计是空仓,我上前和她说起话:“阿婆(上海人叫老奶奶阿婆),你准备买股票还是要卖股票?”阿婆说::“我是22年10月份割肉的,现在看着上涨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就对阿婆讲:“我能帮你,但是你必须听我的话,你现在可以买进,但是你无论如何要在正月初五开盘以后天天来看盘,价格涨到360元的时候,你必须卖掉。”阿婆:“能涨到吗?”我告诉她:“你现在要是不敢买的话,你过完年要是超过20天,你千万不要再买股票了,不然您剩下的这点钱估计就没有了。”这时候助手小张跑来找我:“老师,领导找你有事情。”我虽然不情愿但是还是往回走。路上助手问我:“老师,咱们现在基本上快出完了,但是现在的价格还没有下降的样子,大盘一旦突破1100点,估计上涨的空间就大了,我们要不要砸进去做点短线?”我冷冷地看了这个小伙子一眼:“好好走路,你小心路上的汽车,我们还是安安全全地过年吧!你妈妈不是说今年要见你女朋友么?你还是去好好巴结你那个上海的老丈母娘吧,最好让你老丈母娘把手头的那点股票卖掉,免得套住到割肉的时候你老丈母娘割你的肉。”小伙子不好意思地说道:“我是不小心说漏了嘴,她们才跟进的,不是有意识的。”我说:“是吗?你怎么光在你老丈母娘家说话漏嘴,你妈不是也炒股票吗?她老人家那就没有看到你漏嘴?你还是留着这些话去骗那个同济还没有毕业的小女孩子吧。”
 
  “割肉”中国的文字最有意思,也最形象。中国的股民把赔钱卖股票叫割肉,我感觉这是世界上最经典的词语,钱是多么的重要,赚钱是多么的不容易,那么赔钱就象割肉一样的感觉,那就是撕心裂肺的感觉。我发现很多股民说话大都语无伦次,我估计就是这样一次次的割肉,给疼坏了。
 
  股民,这也是一个比较时髦的名词,是专门称呼那些以炒股为生的那些人的,我觉得这有点不公平,应该给股民有一个身份或者组织之类的东西,要是大家心里不痛快就应该去找组织谈谈,然而大家没有。更可怜的是,在国外把炒股的人叫:“投资者”或者“股东”,但是在国内几乎所有的上市公司的董事长和总经理都称呼他们“股民”。我一直感觉不舒服的就是这一点,昨天晚上看电视,有个上市公司的董事长在电视上,象一个伟人一样说道:“我们明年一定会用良好的业绩给广大股民一个回报。”我当时就骂道:“这小子,谁是股民啊?他们买了你的股票就是东家,怎么可以这样胡乱称呼,真是的,谁是谁爸都搞不清楚,还在这儿胡说。”
 
  就这样,不知不觉就到了办公室,领导在那儿等我,见我回来满脸笑容地给我说:“跟你商量一个事情,你看我们能不能再砸一点资金进去,这样我们要是扩大收益,不是很好吗?”我马上不客气的说道:“不会是你又跟领导许愿了吧?是不是把利润吹嘘上去交不了差,在这儿刀口上舔血。我告诉你,牛可以吹,但是这险不能冒。”这是我跟领导一直搞不到一块儿的地方,但是他也不愿意让我离开,我毕竟能带来金钱。这是他不愿意我走的最大理由,绝对不是看在我父亲对他的笑脸上,在他眼里我父亲只不过是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而已,愿意和我父亲在一起吃饭是看在我这个农民的儿子能给他赚钱的缘故。
我心里的那种不平衡再次萌生,我恶狠狠地讲:“今天下午6点,我要回家过年,卖命是正月初五以后的事情,但是我绝对不允许在今天进货。”说完,我扬长而去,我估计领导在心里会恶狠狠地骂道:“不知道你能不能活到过年。”1993年1月22日下午,这天也是中国春节的大年三十,大盘勉强地收到1100点之上,较前几天的高点稍微多出不到一个点。

你可能也喜欢这些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