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股民炒股感悟:生命美好请不要放弃希望

推荐人: 来源: 时间: 2017-10-25 15:29 阅读:

   我是1993年入市的,那年17、8岁,身无一技之长,拿着老娘的账户就入市了。入市的理由很简单,因为不会其他的赚钱法子。由于老娘担心我在外闯祸,当时她的初衷,我想破财消灾的成分更大,做梦也没想到我能在市场中活到今天。

 
  在股市里赚钱很不容易,说白了,就是一个克服人性弱点的痛苦过程。比如我,刚开始听消息,偶尔会准几个让你赚一笔,绝大部分情况都是稀里糊涂就亏了,特别当时还没涨跌停,买卖股票要排队,轮到我,都不知道跌成几毛几了。
 
  后来认识了我现在的朋友,就叫老朱吧,他教给了我技术分析。别说确实有点意思。就是那时没软件,要自己画线。别人家里的海报是郭富城刘德华,我房里墙上就是张大盘日线图,那段日子为我打下不少基础,是皮毛但也是入门。而且弄懂了一件事,做股票靠自己,听爹妈都不管用。会了点技术后,美美的赚过一段时间,当时因为技术不流行,但非常具有参考价值,不像现在那么多技术陷阱,会技术反受其乱,有时还不如股盲。
 
  一直到1997、1998年后,股票技术分析的书籍市面上出了一大堆,大厅里是个人都懂金叉死叉顶底背离,后来两年里就不是一帆风顺了,管你什么两次金叉,大小圆弧平台突破,进去下完单运气好的给你几个点让你走人,不走就没机会了,运气差点直接突破向下。和老朱总结,技术不是不管用了,而是任何事物一旦具有普遍性,就要被淘汰了。
 
  那时有电脑了,老朱买了一台,用的是钱龙盘,电话线用的是拨号,主要用途是复盘,下单还是电话下得快。记得有整整一年的时间,两个人每天都通宵翻股票,痴迷的程度一直到有一次洗头,发现开始掉头发了,才算有所减少。很多人说股票要有悟性,说对一半,要我说,这还是熟能生巧的东西。2002年,自己家也装了电脑,用的是宽带,从那以后,对盘面的感觉突飞猛进,经常边看着盘边自言自语,要拉了、要坏了,基本后市离说的不远。
 
  2007年这波大行情说来惭愧,刚开始有点傻,根本适应不了市场前所未有的疯狂。最清楚的是3月份,老朱的哥们在做一只股票,我和老朱2006年一起进去建的老鼠仓(不过还算地道,比庄家成本高点,说好听点就是锁仓),3月份的那天他朋友突然来个电话,说要横两个礼拜洗洗,叫我们能走就走,当时记得也就6、7元的样子,算了算有点浮盈了就出来了。几天后看还在走横盘,最后一根长阳直接拉上去了,事后好几个月吃饭时问起,那哥们还在叫冤,那时市场简直就不是人,我们砸出去的筹码都不知道去哪儿了,股价还在往上飚,最后做得他们自己心里也没底了,4月份出来了。
 
  后来我们又跟庄做了一个股票,这个实在是倒霉,碰到一个这么抠门的庄,根本不给短线机会,盘面做得滴水不漏,今天你只要敢买,明天就让你被浅套,说白了就是不让你动。就是这样,我们还是从6元做到了11元,当然,其中套利远远不止5元这么点,进进出出15、6次有了,不过头发也掉了好几拨。再后来瞄了600180,还是胆子小了点,没赚到什么钱。倒是我一朋友什么都不懂,买了600110,做了波填权,一年算到头,自己这个老江湖还没股盲赚得多。隔壁一大妈有次还热情跟我说,“小周你来跟我做吧,我带你。”不但做不过隔壁大妈,连女朋友也做不过,她整天上班啥都不管,周末随便打了几个代码挑了个股票,买完后一周看一次,每月赚得比我多。曾经高大的形象一落千丈,每次只能故作老成地告诫:“市场让你们怎么赢的,就会让你们怎么输。”说这话时的心情是无奈,更无奈的是后来变成了现实。
 
  后来的那些事大家也都知道,到处鼓吹价值投资,最后价值变垃圾,垃圾反而有价值。说实话,老股民应该清楚,价值投资在每一波牛市里都会被提起,主要是用来基金出货用的,没办法,人家老鼠仓那么大,玩不起小盘,只能找盘子大的倒腾。这波行情要说是谁做坏的,就是基金,这帮孙子自己建完老鼠仓,拿基民的钱往上打涨停,一个个都是那么气势如虹,说到底都是为了自己的小腰包。打到高位,拿公司的钱托住盘,自己先奔命,这还好些。后面开的那几个新基金最倒霉,一上来就要为老基金埋单。玩到最后,就是老基金倒给新基金,新仓位盼着后面更新的基金,还没出娘胎的基金等着国家批,然后等着收基民的血汗钱。

你可能也喜欢这些

赞助推荐